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927|回復: 13

社民連掃枱事件---挑戰社會觀感規範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3 21:57:58 |顯示全部樓層
(一)現今香港社會政治生態

歷史上以及政治上、民生上、民意


評論掃抬事件,不得不先探索社民連在香港社會的政治角色及其行動的意義。而之前,不得不說說現今香港社會政治生態:

•現今香港社會,在歷史上以及政治上主要是「地方V.s中央」的矛盾,這一點抑制了香港民主全面發展,與錯對無關,這是政治現實。香港地方民主發展要服從這個現實---(但社民連會用民粹口吻:"咁咪叫我地投降?"--毓民無投到降,因而做了議員)。

•在民生上,特區政府囿於「一是不夠中國化一是不夠自治化」的桎梏,顯得無能及無威望,長遠地展望,也不樂觀。

•第三點是香港民意,所謂民意由(1)政治性格;(2)願景(3)時勢變化所反映出來。而某一時間內的民意是無意義的。我寧取「民心」。但由於香港社會矛盾不是挺尖銳,「民心」不會影響「地方V.s中央」的發展。香港反共反中的民意是香港地方本位主義的情緒反映多一些。激進派一是幻想(主觀願望),一是錯估,以為零散的以及犬儒式的地方本位主義(反中)是社會主流。不過,由於資訊透明,sound bite搶火,這種思潮頗佔領了一些輿論空間。

(1)
1003
6008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3 22:47:38 |顯示全部樓層
香港人精神上反共,行動上容共

*香港人政治性格,絕大部份人是犬儒主義者,是現實主義者。口頭上景仰民主,行動上縮骨(因為目前非全民主無碍生活)。佔大部份人是精神上反共,行動上容共。

這個共有分為:「仆街的共產黨」,「有權的阿爺」(中央),及「有景的大陸佬」(經濟上)。精神上反共的香港人往往將「反對仆街的共產黨」等同民主,往往將「反無能的特區政府」和「反仆街的共產黨」和「追求民主」揉合起來,所以社民連的訴求是有市場的,但本質上是柴娃娃,無乜行動,香港政黨政治是幼兒階段,搞掂選票己經唔錯。

毓民長毛陶君行等意圖論述民主的政治化方面(反共反中),老蕭則試嘗將民主扣上經濟上論述,但失敗。

*香港人對民主的追求簡化為雙普選,因為幾乎由於不用付出成本(例如中共壓迫),所以追求民主成為主流,但如前述,一般香港人不會也不肯面對「地方V.s中央」這個現實,口頭浪漫民主(道義上的投機),行動上不會用革命手段(推翻建制)去追求民主。

(2)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0:32:29 |顯示全部樓層
香港「前途」在於2047

•願景。香港人包括社民連不能亦不懂阻止「中共為了統治需要,要拖慢香港民主以均衡大陸民主發展」---假定中共認為民主是現代化的一個內容。社民連人只會嘈大陸不民主,未嘗試過協助大陸民主發展,例如協助維權運動,等等。

一國兩制在歴史上是一瞬間,很多人都睇得出(但冇乜人敢講),香港「前途」在於2047。中央大概在採用温吞方法拖至2047年香港徹底回歸。在全中國看,香港民主發展是地方自治課題,唔明老蕭等人仲咁天真,高喊什麽香港民主運動(搞不好俾人以為係港獨),什麽香港命運啊,什麽香港前途啊!浪漫得可以。

(「地方V.s中央」是主矛盾,香港課題是地方自治問題,民主發展服從地方自治,等等論述,幾年前我在人民台討論區已經寫過,老蕭詐看不到,近來才肯略提「地方V.s中央」之詞。)

(3)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1:14:44 |顯示全部樓層
forever1997
一星級會員


香港所追求的民主,只不過如業主立案法團的形式。當法團要為大廈做一些事啦,業主永遠不會出席!但當大廈發生問題啦,損害到業主的利益啦!業主就嘈嘈閉。香港人只懂享受民主的福利,郤推走民主的責任!更不幸民主被政客包裝成為萬能靈丹。有民主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嗎?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1:45:10 |顯示全部樓層
社民連掃枱事件---挑戰社會觀感規範

(二)社民連

推翻建制--議會鬥爭—表演秀?


•社民連是「反仆街的共產黨」+「反無能的特區政府」+「追求民主」的精神代表者。我們接受並欣賞社民連人「追求民主」的真誠及努力,佩服他們監督政府的努力。但另一方面,我們認為,他們己是一班政客(政客不是眨詞)。既然是政客,就不能不循著政客的本能走,將「追求民主」政治化是其一。

•社民連人意識形態上是極端反共,骨子裡是「推翻中共派」rather than「一般反對派」,行動上是抗爭+改變(香港)建制。尤其是黃毓民,九七後準備被老共捉去坐監,現在變為議員,執返一身彩,繼續吃反共飯,不反白不反(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中共不應該反,看點反法),招牌叫「追求民主」。社民連人不無革命(推翻建制)之心態,但審時度勢,口頭上不能不宣稱是非革命派,是戰術迂迴,抑或無章法,不詳。

•心態革命(推翻建制)卻又参加了(建制內)議會選舉。選到了,又要用破壞議會的order來維持能量。美其名曰為議會鬥爭,事後又不承認是破壞。我三年前就為文評斥過長毛違背自己的馬克思信仰入議會,長毛己成為一個政棍(但他問政還是OK的),黃毓民則是國民黨餘孽的投機主義者,他入議會,是角色錯亂,建制終將他稀釋吸收。白痴都知道,用三兩個反對派是不能推翻一個政權的---假定推翻建制最終目的是推翻一個政權。

(4)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2:50:46 |顯示全部樓層
是議會鬥氣,非議會鬥爭

•長毛等人熟讀革命史,在馬列糸統內,議會鬥爭是革命鬥爭的輔助手段,非唯一手段。無疑,近代不少左翼政黨在議會鬥爭中取得了政權,那是民主遊戲下的議會鬥爭,是靠人頭而非掃枱。長毛毓民等人想點先,想用革命(推翻建制),抑或想vote down建制?毓民長毛等人的是議會鬥氣,非議會鬥爭。

•假如想體制內奪權/議會鬥爭,就要靠同志人數增加,vote down政府。議會鬥爭是voting前的輿論攻勢---頂哂籠用拖延議事規則而非破壞議事order。口頭上用「向不公義的政制作抗爭」,但效果上是犯眾憎,因為白痴都知道「不公義的政制」不會因為毓民掃枱而有所改變的(毓民向來揭櫫超越法的範疇而挑戰政府的不正當性),欲速則不達。

「向不公義的政制作抗爭」的行動(指合法抗爭),絕對要支持,但這需要長期而有計劃的工作,需要團結同陣營的泛民主派的支持。現在的掃抬行動則是凝聚小眾,凝聚民主原教旨主義者(游清源語),目的是10--15%選票,「不怕孤立就要獨立」是昂居的。大多數人看到,社民連既外斗又內斗,打曾鈺成跟打毛孟靜,同樣重要--社民連一被泛民派「和諧掉」就被邊緣化,要成為「鬥雞黨」,在政治上才能生存。

(5)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4:24:10 |顯示全部樓層
(三) 掃抬行動:挑戰社會觀感規範

顛狗議堂化


•以政黨政治標準看,社民連人飈車求秀,沒什麽大不了,只是技倆高低而已。而站在追求民主角度看,掃抬行動未嘗沒有一點動搖政府威望以振反對派神威的效果---假定政府代表反民主。

但我要指出另一個層次,社民連人的掃抬行動的備受爭議,既非挑戰民主(議事規則),亦非爭取民主(不公議政制),而是挑戰社會的「觀感規範」,顛狗議堂化。

人與人之間有很多約定俗成規範,互租相間觀感是最重要的一環,這是文明的表徽。例如外表衣著禮儀失言失行出醜行為等等,都是這個範疇。觀感是非理性的,非錯對,而是一種感覺。你話唔稀罕呢種互相尊重的規範 ,話:就係想犯眾憎,人們亦吹你唔漲。但你事後在議事堂外和對方議員笑言晏晏,虛偽到暈,騙選民乎。

問題更是,香港政治環境是否衰到不再講一定的社會觀感規範?不需要文明?顛狗狂吠是一回事,顛狗狂噬又是另一回事。掃抬只是要求增加預算?太不符合比例原則了,那將來討論23條,毓民要不要燒議會?毓民太快用光抗爭的籌碼了。毓民有權利將台灣及大陸的一些衰格行為帶入香港,我們亦有權利指出這是一些衰格嘢。毓民有權利挾衰格嘢而自利,但不要口口聲聲為正義。滿咀仁義道德同時宵小行為不斷,呃盲毛乎?。

(6)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6:03:47 |顯示全部樓層
老蕭曲解掃枱的含義

•本來,毓民用革命(推翻建制)心態掃抬,是原則正義上的正確,在層次上,可以override程序正義上的不正確(掃枱的不對),即革命原則大於議會規範。比方說,無產階級掃資產階級議會的枱,正義的黨掃極權體制下的議會的枱。又比方說,當年(1992)民進黨立委張俊雄掌摑行政院長郝伯村,是用「台灣國」的立場(意識形態上)。毓民顯然沒有此高度(口說抗爭改變,但強調社民連是非革命派),事後又不肯承認是破壞程序正義,行動上意圖行使暴力,但事後話這不是暴力,在「法」的範疇上閃縮來閃縮去,嗌爛仔交:沒人報警就不是暴力!

•在「問乾坤」節目中,傻佬或扮傻佬的老蕭一正本經的聽完傻仔靳民知用律師口吻:「郁唔到人就唔算係暴力」,老蕭鬆一口氣說:「咁即係唔係暴力啦」!估唔到老蕭思維淪落到呢個地步(或者故意淪落),會狡辯到呢個地步---揮刀作勢斬人但斬不到人,不叫襲擊?---我掃你枱但只係掃到D文件,所以不叫掃枱,etc….。

好比,一個婚宴上,新婚夫婦台上祝酒,一個惡客趨前搶咪鬧席。搶唔到,賓客驚散。惡客的理由是夫婦二人未婚先上床(政制不公義),酒水微薄(預算太少),等等。惡客事後大叫捉奸夫滛婦的正當性。

The point唔係惡客搶唔搶到支咪,而係鬧席,而係犯意。老蕭難道不知道什麽叫鬧席?掃枱不是法律問題,而係一個政治態度問題。極端舉例,在古代,君前失儀,就會論處。這儀就是=禮,就是=規範(order),無人會傻到計較大這臣失多少儀,暴露反心才重要。The point唔係毓民掃唔掃到鬍鬚曾,而係毓民的政治攻擊(態度)擴大到踢自己的館,呢個館係大家嘅。濫用一個人的權力去挑戰五十七人+官員的pride,講白點,就係嚟掃大家的場!就係唔俾面大家!假如毓民在廁所打鬍鬚曾一餐,係無事的---法律上有事,道德上冇事。而家掃枱,法律上冇事,道德上有事。

老蕭文人無x,咬文嚼字,曲解掃枱的含義,推缷道德上的責任,令人搖頭。

(7)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6:14:13 |顯示全部樓層
NCAI
新手


   
想說說幾點:
1. 野蠻連並不反共, 相反野蠻連係以反傳統主流泛民為主, 大家只要看看它的核心成員的由來, 以及成立後的大大小小的政治行動便知一二。

2. 有理由相信狂貓已被中共統戰, 而野蠻連則成為中共安插在泛民裏的無間道。

3. 野蠻連一向都係以蠱惑仔心態行事。

只要明白以上幾點, 你就會知道野蠻連的所謂抗爭, 其成本是十分低的! 因為若「抗爭」成功, 則功勞全歸於野蠻連; 而萬一失敗, 由於野蠻連是打著泛民旗幟的, 結果就令到整個泛民被社會批評。若說民X聯是中共的外圍組織,那麼野蠻連就是中共在主流泛民裏插下的無間道!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6:40:50 |顯示全部樓層
NCAI
新手


附上: 有理由相信野蠻連是中共的無間道
狂貓在賣radio談及當年迫他封咪的人,現在已經走來向他投誠!

為何一個/群當年敢迫得狂貓封咪走人的人,現在要向他投誠呢?
最大可能就係狂貓現在已經找到一個更有(或相當)背景的後台支持。
那有甚麼背景的後台是能夠令到當日敢威嚇狂貓的人,現在卻要走來向狂貓投誠的呢?
答案只有一個:「狂貓已經得到中共的祝福!」

大家要記住,今日的狂貓,已非往日的癲狗!
他一方面批評泛民派人參加功能組別是要達到改變/取消功能組別的說法;
但他另一方面卻接受自己要通過參加立法會選舉而達到改變現時立法會的制度(含有不義的功能組別)的說法。
他的雙重標準由此可見一斑!
再說,若泛民不派人去參加功能組別,即等於拱手相讓議席於建制派,
試問這就是他所謂爭取民主的決心嗎?
大家撫心自問,若以狂貓不參選功能組別的龜縮取態,不敢去碰功能組別的利益,
即是泛民最叻也只能夠全取30席直選議席,永遠都無法逹到要超過40席議席才能取消功能組別的目標!
所以狂貓的政治取態根本是在保障功能組別的存在,而這也是中共樂見的!
至此,你還能相信,他是真心為香港人爭取全面直選的嗎?

若說民建聯是中共的外圍組織,那麼社民連就是中共在主流泛民裏插下的無間道!
但很可惜,很多社民連支持者卻連自己做了中共分化泛民的棋子,也不自知。
支持者支持狂貓之心,有如老千石的忠實支持者,
兩者同是察覺到不往日受他們尊敬的人,現在其實已經變了另一個人了!
變成一個同樣是被中共統戰了的人!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7:03:37 |顯示全部樓層
NCAI
新手


引用:
講白點,就係嚟掃大家的場!就係唔俾面大家!假如毓民在廁所打鬍鬚曾一餐,係無事的---法律上有事,道德上冇事。而家掃枱,法律上冇事,道德上有事。
蠱惑仔思維係唔會理會「道德」上有沒有事, 而只係會著眼於在「法律」上是否會被拉。 所以野蠻連只係會凶那些明知對方(至少當時)唔會(即時)還手既對象。


實用相關搜尋: 法律 廁所 對象 若說民X聯是中共的外圍組織,那麼野蠻連就是中共在主流泛民裏插下的無間道!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8:01:02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幕低垂
尊貴會員

   
引用:
原帖由 william.c 於 2009-3-8 08:11 PM 發表
老蕭曲解掃枱的含義

•本來,毓民用革命(推翻建制)心態掃抬,是原則正義上的正確,在層次上,可以override程序正義上的不正確(掃枱的不對),即革命原則大於議會規範。比方說,無產階級掃資產階級 ...

原因是香港人的身份不是從英殖民結束而去殖民,而是再一次被殖民。一般的「去殖民」方向是以民族主義民族自決為原則,反對帝國主義剝削殖民地立的話語權及管治權,如印度,更明顯是去殖民化下,國家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結合後現代的述事方式。如發掘原本被殖民的文化及被視為低變體語言。可是,自1997年香港走的不是去殖民化,而再殖民化。香港人不是沒有民族主義,但是被視為「禁語」,在回歸時,中國大陸口口聲聲為「民族主義」才收回香港,用十三億人來代香港發言,只有《中英聯合聲明》,而沒有《中港英聯合聲明》,香港人沒有被諮詢,就被中英兩國交換。事實上,中國大陸銳意收回香港,確實為「民族主義」,是滿足大國崛起的「民族主義」,卻犧牲了香港的話語權及主體性。堂堂皇皇的民族主義籍口,香港人不得不臣服,但口服心不服。


香港的民族主義是和中國大陸民族主義是不同的,前者是本土主義,以自由為基礎;後者以國家民族光榮為基礎。1997年,不是「回歸母體」,而是以大吞小,沒有尊重香港,不少人內心也十分抗拒中國大陸。如果連語言(普通話vs粵語)、字類(繁體vs簡體)、政制(民主vs一黨專制)也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憑甚麼收回香港?所以,香港的民族主義被中國「騎劫」了,香港亦淪陷了。

香港人不敢說港獨,但借社民連三子反共反政府,達致香港的民族主義!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9-8-4 08:10:02 |顯示全部樓層
oscar_manutd
岩里政男


見習版主



部分觀點未能認同
不過william兄寫得頗有心機
各位不妨一讀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5 17:08 , Processed in 0.05724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