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401|回復: 4

(二)拉布戰開始之後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6:00 |顯示全部樓層
kung_fu

同意 william C. 的睇法!香港就是缺乏一些政治人材!好似膠珠呢種,六七十年代黑社會大佬思維式的所謂民主,只會幫倒忙,而成班飯民又係小學雞被件黑社會大佬牽著鼻子走!在以前,有基本法做屏障,雖然大家都唔like大家,大家還可以表面客客氣氣的交往。而老共也不必去得太盡,避免影響環境生態!就算當年五十萬人上街,老共還要裝作無事,忍氣吞聲!但今時唔同往日,講經濟發展等,國內好多城市都比香港好,發展潛力都大,但老共為的是保住老鄧那一國兩制遺訓,所以,才有今日的和諧!而好似膠珠呢種作反,根本就是挑戰老共的底線,將香港的前途押落注!而問題係難道香港有本事攪獨立嗎? 大家估好似今次拉布咁,老共會好驚呀!會怕左你癲狗同大舊兩條粉腸呀!從今次拉布,老共會更清晰了解建制派邊一些係養唔熟,唔生性!這些人在來屆立法會選舉中,正必有人走出來挑戰及搶回這些議席,以確保將來這三十幾四十個議席的建制派票源不會流失,團結打倒一切,也避免歷史重演!以後,再不會出現有商有量的妥協!而流氓力量這些流氓也將是老共九月份重點打擊對象!所以老蕭那人網都可以準備摺得!(別以為香港人好有正義感!為幫你班流氓力量保送你地入議會而向老共對著干!)同時,拉布越耐,除了議會內的建制派媽媽聲!市民的容忍力也不可忽視!加上傳媒也會一面倒批評攪事者不是,另依家政府那種懷柔口吻及建制派的強制性容忍,一剛一柔的對比,一個惡形惡相,一個處處容忍退縮!比著普通市民也會站在政府這一邊!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會更加擔心,這一步棋,除了讓兩條蛋散及人網班信徒有短暫歡愉外,大家將要承受的惡果係令老共更加下定決心乘今次選舉清除你呢班蠹材,這也迫令現有這班建制(包括中間派)更齊心,當九月選舉時,如果出現建制派佔取大多數議席下,留低的飯民,也將必成為政治花瓶,一切法案根本將不會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你估唔洗還呀!)

古語有云 「知所進退」根本不是這一班人所能理解!

1008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10 18:05:00 |顯示全部樓層
有時都好佩服香港D政客,遞補機制草案以至拉布,完全係一種「政治鬥爭」,但迄今冇人提過「政治鬥爭」一詞及其意義---挑戰中央的统治權威,冇人提過阿爺的因素。本人一貫的理論:香港政局/政治情勢 =「地方Vs.中央」、鳥籠民主、羈糜政治、香港前途在1947,都是政治鬥爭底。

香港泛民以前是小打小鬧,形反實偏(安),中港相安冇事。「變相公投」變成大打大鬧,觸動了中央的神經。遞補機制草案則是中央/港府的反擊,而流會、拉布是激進派的再反擊。「變相公投」的戰場是社會,流會、拉布的戰場是議會,都是「政治鬥爭」。

以我的見解,從中央/港府的立塲看,遞補機制草案/出缺條例和流會戰、拉布戰是比「變相公投」更嚴重的「政治鬥爭」---這是管治法律之戰。這不是鳥籠內折騰,而是try to拆鳥籠了。簡單的說一句,假如用流會、拉布可以令政府撤回草案及條例,以後豈不是每一次都可以令政府投降跪低?兩三個人的無賴行動(雖然合法) 就可敵過五十萬人上街?世間上那有這樣便宜的事?而拉布戰泛民成本低,破壞性大,可以說後禍無窮,阿爺豈有不理之理?

(A)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10 18:05:00 |顯示全部樓層
拉布戰開始之後

●我認為,政府不會跪低,因為兹事體大。但為什麽到今天都仍失控,人網消氏用懦夫理論形容拉布戰,又說不明白政府為什麽不應付事情的發生。另一說是曾政府想整蠱梁政府,不想政府結構方案過關。

●遞補機制草案出籠day one我就為文評論是一塲「政治博弈」,當時梁英頭馬張志剛在城市論壇中亦持此說,所以我不認為特區政權方會懵懂不知,會胡里胡塗墮入「拉布戰」中。

●「流會戰」和「拉布戰」不同,兩者都合法,但「流會戰」是破懷潛規則,很不俾面的向建制派作出伏擊,直接即時破壞議會運作,這種「政治鬥爭」過份了,激嬲了所有建制派議員。這樣子說,假如「拉布戰」是打刼(從建制派角度看),「流會戰」則是强姦了。點名叫人埋位但泛民自己通通離塲,事後則訕笑建制派議員不濟,這太過份了,這失去「政治鬥爭」的應有風範,變成强盜邏輯了。在西方的政治鬥爭,點都好都會尊重對方的,這叫盜亦有道。黃三人拖泛民議員下水徹底玩弄對方議員,玩大了。

●少年時看過的《桂河橋》和《龍虎x: the great escape》,影片中,戰俘們顯彰逃亡的責任及權利,目的不是逃生,而是破壞敵方的資源。令我印像深刻的是,敵方(日軍/德軍) 則尊重戰俘這種責任及權利,但對戰俘(逃亡行動)不會手軟,這真是一種君子之爭。

(B)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10 18:05:00 |顯示全部樓層
拉布戰開始之後

●人力三人策動「拉布戰」無可厚非,而策動「流會戰」則是一種失策,我未聽過他們會藉此打倒政府(撤回草案)的預測,完全是一種盲動的豪賭,反而激起建制派議員間的團結。而最最最令人感到不堪的是三人在議會上的咀面(尤其是長毛),嘻皮笑面流里流氣,肆無忌憚地屈辱對家議員及官員,這是不必要的。這不只是佔了便宜又賣乖,而是恣意顯露歹氣。「拉布戰」的內容,公眾可以容忍其無聊及無稽---這是拉布的性質,但假如發言者咀面及態度及語氣過份無聊及挑畔屈辱其他議員,則突出「乞人憎」感覺。玩嘢亦有一定的風度,且看社會大眾的反應。

●在中央/港府絕不會撤回議案或暫停討論的情况下,余若薇還要提出「中止代續」議案,真的是懵到上心口。令人可笑的是,此婆娘笑口吟吟懶有節有理地訴說「理由」,將責任推給建制派議員,是奸抑或是蠢,我也分不開。這好比黃等三人強姦少女,余婆娘叫少女購買安全套,少女不肯,余婆娘就說少女不識時務。同黨吳藹儀也是一樣,一面神色凝重大義澟然歐陽修上身的樣子,一點不碰「政治鬥爭」的性質,令人作嘔。黃等三人是一班賊(從建制派角度看),可以埋解,但公民黨一班偽君子昂相公的咀面,令人齒冷。這班人號稱藍血人,熟習西方精神,怎不學學《桂河橋》中日軍軍官或英軍軍官的風範?以為睿智,其實是愚蠢的陰濕。少女買咗安全套,係咪唔使俾人強姦先?俾人強姦(撤回草案),係咪要承認強姦者性慾縱橫(變相公投)的正當性?(激進派話香港人需要這種性慾縱橫)。

(C)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10 18:07:00 |顯示全部樓層
kung_fu

在拉布呢步棋子,反而飯民的角色就非常失策!簡直內外不是人!被隻癲狗牽著鼻子走,又無自己一個站場,當民意對拉布不滿的情緒升溫時,呢班人就會變成幫兕受株連!現在拉布戰才開始幾個鐘,有些人還自鳴得意,不過,幾多一二個星期的持續,相信坊間不滿的聲音一定倍增!這真是「好戲在後頭」!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5 17:47 , Processed in 0.02268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