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394|回復: 7

(一)流會戰、拉布戰...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0:00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
原帖由 rockylin 於 2012-5-7 06:45 PM 發表
請問樓主對人力的"流會"同"拉布"有乜睇法?<<


係,啱啱想寫下呢方面。

評價香港激進派政治行動,首先要講政治立場及角度,講過多次,呢兩方面係無錯對的。比如我係民主融共派,用歴史發展規律看問題,當然會否定人力的做法。就撇開立場唔講,其中的對事物的認知,是可以辯一辯的。比如我成日話人力頭頭係義和拳情操,其中不專針其對義和拳的立場(盲目愛國主義)、不反對人力的核心價值(反共),但可以反對一下其義和拳式的愚眛(對事物的扭曲,反共反到SHORT咗)。

我都年輕過,我唔反對年輕人任何反對活動---我成日用我年輕時主持過的實驗電影活動作例子。年輕人有可以浪漫、反叛、浪費青春的本錢,這叫成長(年輕人我指16歲至25歲),even無嘢做都可以上街抗爭,呢一點我比黄洋達更激進。至於林x陽星x醫生的什麽36歲唔憂柴唔憂米hold外國護照,才good at上街抗爭,云云,是典形的smart-ass,是我前述的激進派/義和拳功利部份。

雙人兩老臨老「鬧革命」,尤如一世人未中意過電影,臨老卻話要拍實驗電影,係核突D,但都冇話唔得。但講到自己係電影藝術大師咁(香港民主救星),就那過,仲煽動D年輕人上街抗爭---係咪叫做氹年輕人入搭以fullfill自己的On9情懷,待考。咁都冇話唔得(朱凱迪等人唔聽佢地支笛),最可惡之處的是,這些人在這個過程中,往往將對事物的認知扭曲陳說,此叫無品。咁樣,此二老莫講話不配做知識份子,不配稱為政治評論員,甚至連政客都是低莊的。(注:近兩年我少聽郁人節目,而他的扭曲言詞多是戰略性的,和消氏的老番顛式發言有所不同)

(1)
1008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1:00 |顯示全部樓層
在這方面,我不批評大舊及長毛。大舊自始從事社會活動(社福,參政) ,後來跟隨郁人成為「起義派」。他水平比較低,不足論。長毛我早期專批評他,是不喜歡他個人行為(流氓無產階級)。而從社會抗爭方面來說,他是從年輕開始便拍實驗電影的(比喻),有一致性(2006年王岸然說他out)。當然他有投機的一面,如用馬克思理念在香港反抗中國共產黨,香港人亦很現實,取其「反對派」的一面,不理他的什麽哲古華拉。長毛做了卅多年反對派,言行一致。他不像消氏「革命」之餘,可以拍咸片開財務公司,不像郁人以名咀揾食晉羅學宛收學費。他看香港抗爭事業比誰更清楚,他在立法會中公開引用過小弟的「中共在港的羈糜政治」,但他照反(共)下去,真的為反而反。

我記得長毛未講過「中共短期內必垮台」的話。和長毛專講應然不講實然的不同,消氏和黃x達兩個義和拳則真的相信「中共2020前必垮台」。黃x達比老消更無知,深信中國會內戰。黃x達秉承長毛為反而反的態度(劉佩婛在「大鳴大放」中才認識了香港激進派的實質),學習了郁人雖為反而反但言詞邏輯縝密的一面。infact,郁人黃達很少講蠢話(比如「不怕孤立才可獨立」、「熱血政治」其實是不通的,但(抗爭)政治上是正確的) 。

我記得郁人也沒有講過「中共短期內必垮台」的話。這一點消氏是遠遠不及,時常出醜(我寫過好多)。此所以黃x達只逗其糧而不學其行,是客觀上埋唔到堆的根據。此也是本欄"早朝黃好過消風簫"論據之一。

(2)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1:00 |顯示全部樓層
我認為,人力玩「流會戰」同「拉布戰」,站在議會抗爭的立場上,站在人力「好過乜嘢都唔做」的立場上,是應該的。但我反對他們對此二法的詮釋(認知部份) ;我不認為它們會產生功效;它們只有姿勢而沒有實際。

其背景更是,正如我一再論述的:雙人激進派在香港大部份人拒共的心理下,在一國兩制保護下,心存隊冧中共之心而只叫隊中共之言(首鼠兩端) ;將民生、民主、反共(中)撈埋一堆;將街頭抗爭同議會政治撈埋一堆;將議會中的制衡政府同制肘政府撈埋一堆----戰略目的同戰術手段都亂雜無章。

「流會戰」同「拉布戰」甚至說不上是議會政治中的制衡(過幾日就知),因為目的不明:---「香港民主運動」成功?隊冧中共政權?隊冧梁振英政權?爭取到社會公義?雙人政治影響力大增?雙人立委會增至五席?「流會戰」同「拉布戰」只是雙人本能地搞D嘢咁,只能產生議會政治本身的意義(以前未試過) ,俾人講吓咁。我連「五區公投」都認為是哂氣的---社會大眾是不會參與的,更何況這些議會搞搞震小動作?

究其實,長毛時期以至社民連前期的小打小鬧式抗爭(且多是社會運動),和中共的羈麋政治早形成一種恐佈平衡,雙安無事了一大段日子。郁人想學台灣民進黨,搞總辭變相公投,成了大打大搞(公民黨是幫兇)。令人想不到的是,客觀效果卻變成泛民分裂;香港市民當時其實是臣服於中央出手(僅17%投票率);爾後泛民主流倒向中央;香港大眾(建制加泛民)傾向接受2012政改。再進一步是社民連本身分裂,雙人和泛民再陷入內斗中(票債票償)。在社會方面,2017快到,雙普選的籌碼泛民快要hold不住,之前的「五區公投」的逆動反映了曾政府的軟弱,間接造就了梁鷹政府上場。雙人不斷製造對立面,好似不斷還卡數又借卡數,仲拉市民落水齊齊還卡數,殊不知根本辦法係燒咗銀行至得(突破國內鳥籠),可惜兩老大概連想都未想過,頂多係"唔返大陸"。

(3)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1:00 |顯示全部樓層
雙人頭頭書生論政,完全不識政治。在鳥籠民主下,打破國內大鳥籠,「香港的革命」(模糊地的港獨)才有可能發生,於鳥籠民主內折騰是不成的。正如倒了董(2005)不等如「香港民主運動」成了功;倒了董,其政治實質是「中央進一步控制香港」(羈糜政治中的較激進手段)。「五區公投」不是「還政於民」、不是「教育市民爭取民主」,而是挑撥中央。action產生reaction,中央被迫在政治博弈下(他們以前是統而不治),從「香港法律控制中央政治」(泛民慣常手法)的被動下,轉而自己也玩玩「以法制政」的手法。所謂「以法」,是指,進入香港法律圈子及習性,玩弄/控制政治。

去年的替補機制,就是這個背景下的產物,而且玩落去---出缺條例。你一衝激替補機制會場,就拉人。議會中過唔到,就拖延及修改成出缺條例。國家機器在政府手上,只應付10%到的激進派,手段又越來越陰柔(大家記唔記得民間電台的存在?),十分遷就民眾的反應---激進派似不懂民望、民心、民意和應付民眾的反應的分別。你都吹政府唔漲。關鍵的關鍵係,政府咁對付激進派,有冇影響到社會大眾的福祉先,政府是朝向爭取民心的方向走去。而雙人卻不知自己已陷入"被人稱搞搞震"的危機中。

(4)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2:00 |顯示全部樓層
雙人頭頭大力攻擊政府以及梁振英,恕我冒犯,有些地方達到反社會的層次。我是個自由主義者(甚至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土生土長,自港英時代,我都不認為香港是個「不自由、不民主」的社會(當你學我居住過大陸、台灣、和新加坡就知道) 。共產黨唔好,回歸後香港內地化,是另一回事。認返個衰老豆,但家庭無變到。

而雙人頭頭(尤其是郁人)將特區政府講成「極權政府」,令我搲哂頭,認知上政治上我都認為係錯亂。我認為此說冇良心,做政客都唔使咁。政治的第一課是社會分析。我真心認為,港府以至特區政府,很早以前,就是一個服務形政府,而非一個權力及鎮壓形政府;更不是一個為一個階級/利益團體剝削人民的政府。所謂地產霸權,是另一回事,不要鬧簡單化。郁人用六十幾年前共產黨人鬧國民黨政府的心態,鬧今天的特區政府為「極權政府」,真係唯心到盡。但睇佢D神情,佢係當真的,咁先至可怕。(消氏冇鬧特區政府為「極權政府」,佢係另一種反共法) ,更可怕的是雙人班年輕人信徒(如黄達之流) 個個相信郁人特區政府為「極權政府」之言,而且化為行動之根據。如此無知及無稽,相信西環同民主黨人都會掩住咀笑。

(凡有sense的人都知,你講大咗或賭大咗,目的都冇可能會成功。我相信華叔兩年前頂住郁人,就係怕咗郁人呢種破壞性。而人網友(如消氏) 卻真的相信華叔怕郁人成為泛民共主,笑到我碌地。華叔點都好,唔係撈家,雙人頭頭係,連社民連都搞散)

(5)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2:00 |顯示全部樓層
本來,香港激進派的抗爭,除信徒外,一般市民視之為無傷大雅的「搞搞震」---「搞吓政府都好」。但當「搞搞震」了無新意時,或者傷及民生的時候,「民意」可能會翻面無情,去年的衝擊遞補機制會場的結果,是一例。正式的拉佈戰明天才開始,我不知道人力加長毛這一次是和政府/中共博弈,實質上是不是和香港社會博弈?但有一點先要讚一讚黃陳毛三人,他們成功地將其他泛民挷在一起,泛民主流再一次成為配角。

我想說的還是上周人網主持人對流會、拉布的詮釋。消氏和一班擦鞋仔高唱黃陳毛三人就「進行點名開會法定人數」小勝一仗,這一點ok。但消氏卻沒頭沒腦地說了多次:「點解班建制派議員連幾分鐘都坐唔定?」,My god,白痴都睇得出,班建制派議員係反杯葛返三人。事後從劉健儀的發嬲("大鳴大放"),認為黃陳毛三人「搞搞震」己過了份。我懷疑建制派係爆緊陰毒,引誘三人玩落去。根據之一是這幾天,無一個建制派議員怪責曾鈺成好通過黃陳二人的千三條修訂案---郁人仲讚曾鈺成「英明神武」。光頭仔譚志源亦唔簡單,故意講蠢話:「希望二人唔好拉咁長啦」!「精人」消氏前天在節目中還恥笑譚志源蠢。雙人頭頭大概從未想過對家可能係「誘敵深入」,讓拉布惡果暴露於大眾眼中?政府在施展苦肉計?

假如黃陳毛三人拉布拉得下去,理論上,議會會癱瘓(理論上可拉十多天);理論上,政府施政或因此而出問題。假如如此,政府和社會還不哄動起來?但冇事咘,仆街的是,連傳媒輿論都匕皂不驚,難道全世界都當是一場鬧劇?小弟愚魯,想不通以後發展,(今日未聽風消消) ,大概過幾天便知道結果。

(6)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2:00 |顯示全部樓層
再講返上周人網主持人對流會、拉佈的詮識的無知。消氏和慢必就建制派議員「不能坐定定開會」,講咗N次:「好似學校上堂咁,無理由會走咗出去架….」,令我忍俊不禁。慢必也還罷了,消氏對(西方以及香港)議會運作情況,竟然這樣無知,令我不解。

●「議員出席」絕對不能銀跟學生上堂相比。「議員出席」和「開會」是兩個不同情況,據我所知,議員出席全體議會不是去「開會」(討論切搓)----事務委員會或不同。

●「議員出席」是進行提案、辯論、質詢(辯論部份),和投票。主要是投票,熟識西方議會政治的人都知道,議員功能主要是投票;主要功能是表態;主要功能是根據黨意表態。議會多由事務委員會主席及資深議員操控,議會中最powerful的是黨鞭(台灣議會有三級黨鞭)。我們在電影中時常看到這一幕:議員怱怱入會場投票,通常還不知投那一方(因為忙其他事),得由助理臨時通知怎樣投,而助理的指示是來自黨鞭。(政治助理是議會中的血脈) 。

●這是議會形態,消氏以為議會是開業務會議乎?更荒謬的是,消氏以為議會是「學生上堂」,無稽到痺。由是,霍x霆之流從來少發言甚至不出席,沒有人說他錯(犯規) 。根據二,香港立法會議員,除了要發言以及預備策略以及職能需要外(民建聯議員中可見),以及政黨對決時,平時沒有人會坐定定的,消氏不是今天才知道吧?難道消氏一直認為黃陳毛三人每一次(會議)都全天候坐定定在"開會"?消氏和慢必難道看不到、三子叫點人數之後馬上自己走咗出去?消氏係節目中係咪無嘢揾嘢嚟講?

(7)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5-7 18:03:00 |顯示全部樓層
●現實是,「我為什麽坐定定聽你九噏?」(發言多有事後紀錄,不用一定現場聆聽)。事實上,議會上的發言,多不是實質上發言,多是耍咀皮子的"精神斗爭",多是是向選民做秀。第二,議員要去做其他事,如開其他事務委員會會議,等等。以及,最花時間的是議會走廊的Negotiation,這是議會運作ABC。當然,議員為了私務而缺席會議,是不對的。

●要指出的是,「法定人數」和「議員出席」和「議員坐定定開會」是三個不同概念。「時常不夠法定人數」是一個潛規則---英國是10%(下院40多人),我不明白香港為什麽會是50%。美國眾院也是半數有效人數,但和香港一樣多數不足人數開會,據稱因而流會的情況罕見。

●激進派玩嘢,令「法定人數」成為一種政治上的「議會鬥爭」手法,和「議員平時原來不坐定定開會」是沒關係的。建制派議員人數不足得向政治任務負責(首天被襲擊),而非向將議會規則負責。聽李卓仁條肥仔咆吼:「明知人數不足咁樣衰成就應支持通過余(若薇)方案啦!」!李肥仔水平真低,第一天流會是第一道防線失守,若支持余方案通過,則是不戰而降,李肥仔概念不清。由是,將「立法會法不夠定人數」的責任放在「建制派議員懶,不坐定定」,是說不通的,講法是鬧搞的。這叫「議會政治鬥爭」中,泛民初步戰勝建制派,令流會成功,OK?由於泛民全體議員也齊齊缺席,鬧針對式的缺席,這是一種很不俾面的政治伏擊。事後還訕笑多數"執政黨"不夠人數,咁一係迫建制派生性,並刺激中共/政府以後「認真看待」on這個伏擊;一係迫建制派/政府施苦肉計、爆陰毒,網破鱼死,let see。

●那一邊廂,人網主持人怎會咁幼稚,會這樣評價:「點解班建制派議員連幾分鐘都坐唔定?點解唔好似學校上堂咁,無理由會走咗出去的….」?離題萬丈,該煨。

(8)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5 17:44 , Processed in 0.053338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