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509|回復: 4

「鳥籠民主」和「鳥籠革命」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2-12 04:20:21 |顯示全部樓層
說起簫若元的「我不是老鼠」比喻,含意尤如「勝利是要通過斗爭才能達到」、「不問成功只問耕耘」、「個人權利不容剝奪」,「不要妄自菲薄,聚沙成塔」等等。煽動性是蠻強的,可比美「我有一個卑微願望」。比梁錦祥的:「我不明白,作為一個自我,為什麽不能要求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大意)好得多。

其實這是立塲問題,有立塲,「應然」先導,錯對right & wrong已不是傳統上的意義。「應該的」就是對,而「應該的」是根據立塲而想出來。

假如老簫站在泛民主爭取者的立塲,「我不是老鼠」比喻是對的。我則嘗試看問題,嘗試不持特定立塲說論點。我嘗試將應然和實然相结合,不下錯對判断。應然根據立塲,當然是主觀性。實然是事實面,即是客觀性。看問題似應主觀配合客觀,整個景觀才能呈現。


3004
3009a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2-12 05:54:22 |顯示全部樓層
「鳥籠民主」和「鳥籠革命」(2)

主觀和客觀是如何配合的?比如孫文,主觀認為中國需要共和(應然),而當時中國客觀情况(客觀需要)是不共和中國就會被瓜分亡國(實然)。其實最初(1893年)中國客觀條件是不夠的(另一種實然),是孫文的主觀能動性改變了這個實然,推翻滿清,達到應然(革命目的)。其實都是基於第一個實然-----不共和中國會被瓜分亡國。

比如毛澤東,主觀認為中國需要階級革命(應然),而當時中國客觀情况(客觀需要)是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2-12 07:16:04 |顯示全部樓層
「鳥籠民主」和「鳥籠革命」(3)

用這種理論,套入香港2005爭取泛民主,看看如何。

首先我說的是「泛民主」,即指抗爭者將民主簡化為普選,是鬧簡單化。OK,就這泛民主,因為是主觀出發,應然是無可厚非的(但某些人當成是真理就不對)。但第個一實然(客觀需要)就有問題,莫非一天沒有普選(其實是直選),香港就不能活下去?第二個實然:中共(央)阻撓和香港普選(直選)準備不足,還可以用主觀動能力去克服,即簫若元的「我不是老鼠精神」下,陳日君黎智英等的努力,結果是一二四6.5萬至25萬的上街游行。(Btw,上街游行不是主觀動能力,而是結果。但它又成另一种個別的主觀動能力)

但由於基本實然沒有迫切性(客觀需要---沒有普選,香港就不能活下去?),更由於香港只有口頭革命派(我前有論述),追求爭取泛民主的主觀動能力就不是孫文和毛澤東那一種。故此,假如說中共賦與香港的是鳥籠民主,香港追求爭取泛民主的一攤子也只是鳥籠革命(抗爭)而已,都具政治化,就看看會不會被政治利用。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2-12 09:12:07 |顯示全部樓層
「鳥籠民主」和「鳥籠革命」(4)

假如說中共&港府在這個過程中說謊,也請留意,鳥籠革命派有時也說謊,因為大家都在搞政治,搞政治是沒有說不說謊的。也請留意,搞政治另一層面是爭取政治權力(不是政治權利),Q仔早說過選舉是资源分配,故此民主黨死抓議席不放,大狀黨就直裸裸的說要執政(奇怪,香港何來執政黨?),都是這塲追求爭取泛民主大戲另一層次的內容。

而群眾(市民)被勾起來的理想主義(或情绪 )不免被陪葬,鍾明(一二四示威者)有時不免喊喊嘥九氣,是免不了的事。我只想指出,追求爭取泛民主/普選具有不同層次的內容。

簫若元的「我不是老鼠」故事,應是一個逍遙派替鳥籠革命派打氣、一種主觀能動力範圉內的一個行動。陸傑說完簫若元指鹿為馬之後,又說「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意思?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3-1-29 06:38 , Processed in 0.01896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