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706|回復: 9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對民運的理性及務實的思维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3:59:16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感覺風蕭簫諸人對民運的理性及務實的思维漸趨上風。當晚更跑來一個大現實派阿Q仔。除了公投問題之外,阿Q仔的言論及主張(尤其是李敖一節)大部份與我不謀而合。

我很樂意看到風蕭簫諸人對所謂香港民運低潮的務實態度,阿Q仔是代表之一。他說過(在其他節目中):「不是向現實低頭,而是認識現實,走進現實,再從現實打出來」。他又說,「香港好多野玩,民運低潮,不等於不可以玩下去」(大意)。

簫若元的分析更深遠廣濶,將香港人的現實性點了出來。隱隱然和我的「民主是手段」說法吻合。不过簫若元比阿Q仔更浪漫,更肯突出民主精神的理想性,他從商之餘有此情操,相當難得。
100x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4:32:18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2):香港人的現實性和民主

香港人向來現實、cynical,沒甚「大我」理想。比如區區,活了幾十年,22歲之後,從來不參與國是,上個月才偶然開始上論壇。官不管我,我也不甩官府。我從來感覺不到香港「不民主」,我從來感覺到自由自在,這可能是奴化教育和中國人的劣根性所致,没有追求民主的本能/習性。(不要抝頸,我知道社會不公平等等這些事)

近年的香港民運,一是肇因於六四,是宫外孕,成「抗共=民主」症,己屬民族主義範疇矛盾(港族鬥共族),非全是民主運動。一是董建華,其實是社會矛盾---無工作做(Btw,我也是受害者)。香港民運表現(以企硬派要求),是社會一時感冒的發燒,不是社會生cancer(沒全面民主就不能活下去),老共老曾灌幾碗凉茶就搞掂。

我相信「法治」和「fairplay」才最重要。我和台灣網友吵了三年,就發覺台灣人無fairplay精神的(長毛也是)。簫若元提出的香港才應獨立,就是香港人學到了外國人的fairplay精神,而中國和台灣是沒有的。

我在台灣、新加坡、大陸短時間生活過,不要說民主這種抽像概念,就說生活感覺。廿年前在台北車站,一個看管貯物櫃的小妹,居然吃我票(不給收據),咀臉可怕------暗斥我收票是無理取鬧。在新加坡你看不到警察,但你fell到政治壓力,沒有人會談國事。在大陸,你一見到公安,就會和「窮兇極惡」發生聯想。而在香港街道,你隨時碰到警察,滿身武裝,但不會有怯意,他們存在讓你感到適然。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5:27:48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3):看問題和處理問題不一样

我一生人未投過票,這也是一種民主。不投票可以這樣理所当然,只有香港才有。當然簫若元所說的民主帶來的「社會進步」(廣義的),和阿Q仔所說的民主是「资源分配」的遊戲規则,我是十分讚同的。我不是故意眨低民主。

我要指出的是,知識份子和行動家是不一样的,事情的錯對和事情可不可以辦是不一样的,看問題和處理問題是不一样的。尤其是運動行動家,是帶政治性的。

難道當年孫文不知道在他有生之年不可能實現世界大同?結果還是一人敵一國,喚醒全民族。難道我不知道爭取民主行動不止於一時一地的利益?難道我不知道爭取07-08普選的目的不是07-08真能舉行普選,而是壓迫政府儘早實行全面民主?我認為這是理念推動層次,落實到社會(政治)行動,就有反應效果,就要因應效果。這是戰略家和前線司令官的分別,會死人的。我不想模糊認知。

當年趙紫陽的縮骨和學生的莽撞,令中國民運倒退十多年。長毛也說,香港民運經此一役(假定輸了),恐怕沒有人會對政治/民主產生興趣,從此做回顺民(大意)。死雞撐飯蓋地爭取07-08普選,除非是辭職抗議(上昇抗爭),否則就會導致政治上的挫败(假定不是做show),令民運倒退。理念上無疑是高尚(其實是大空),但行動上是政治幼稚,累死跟隨群眾(指精神會失落),這好像是為了理想,其實是偽善。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5:42:02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4):`「主觀能動性」和「客觀形勢」

人民台尷尬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扮演「認知的探討」的角色抑或扮演「鼓動行動」的角色(起碼我分不清)註(1)。簫若元肯定是知識份子、謀略家的角色了,相信會先偏重「認知的探討」這方面。

我有幸和他切瑳,也以為會偏重「認知」這方面。但簫生有時會在「應然」和「實然」間的矛盾和我意見相左。

什麼是「應然」和「實然」間的矛盾呢?就是「主觀願望+主觀能動性」和「客觀形勢」(或「客觀條件」)的矛盾。比如,有公投的「主觀願望+主觀能動性」,但沒有公投的「客觀形勢」配合,那這個「主觀能動」就會脆弱。(btw,沒有條件則去創造條件也是主觀能動性的范疇)。

簫生和阿Q仔還推動公投的主觀能動性(現在似已放棄),就使人懷疑其認知是否有問題,錯估了客觀形勢(這部份前貼己述,兹不贅)。

註(1):王岸然今天04/11在信報登的一篇"將受市民歡迎的五號報告公投",性質就很清楚:鼓動風潮。和他在人民台的感喟心態是不同的,屬於"從現實中打出去"的行動。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7:04:37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5):剝削了公投這個工具

當然假如你將這次公投的目標不是定為「反對五號報告書」,不是定為「抗議政府拖慢民主」,而定為「作為一種理念的提出」,定為「教育市民」(簫若元这一次這樣提出),定為「做得幾多得幾多」,则是另一種意義。但這不是行動策略,而是一種精神感召。

但就算這樣理解,我也不讚成。因為這會瀤瀆了公投這個工具,香港話叫剝削了公投這個工具。陳水扁就是這樣,喊了廿多年,幾乎是台獨神主牌的公投,居然給陳水扁作為權力的玩具,而且玩得甚肉酸。現在在香港聽到長毛等人,以及一些聽眾把公投說得很輕鬆的,實在令人驚詫,他們大概不知道公投為何物。

不能說,「這次公投就算輸了,也可立為「先例」,以後社會就可以實行公投了」,云云,那有這樣大隻蛤乸隨街跳?相等於,「你說,你想同林志玲上床,她不肯,那證明林志玲同你有關係了,因為她跟你說不肯」。有這樣的道理嗎?我大胆說,中共會讓大陸立法公投,也不會讓香港立法公投。我修改我前貼10-15年的說法。

還有,五區議員辭職再選,不等於是公投。從技術上以至內涵來說都不是,這偏是公投的相反----------局部地區性投票。五區選民怎可以代表全港選民?這也是「台灣說公投大陸卻說不count入13億人不算」的思辯。從技術上以至內涵來說,要全部議員(連功能組别就這個議題(政改 )辭職重選,才有接近公投的意味。當然,狹意上來說,這也不是公投。選人還選人---比較複什;公投還公投。投票讚成或反對某一議題---比較簡單。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7:57:04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6):「壓迫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

將「主觀能動性」(辯論)放在公投上,放在「五區議員辭職」上,似無謂。既然「客觀條件」是「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的可能性上,這個可能性既然可以擊倒政改方案,那「主觀能動性」應放在「壓迫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身上。那「主觀能動性」應放在策反泛民派議員辭職身上。那十二月四日上街的目的就不是「反對五號報告書」,而應改為「反對所有泛民派議員不肯辭職」!

這不是鬧分裂,而是掌握問題的key,內部矛盾可以轉化為主要矛盾。民主派&民眾这次是鬥不嬴老曾的,而鬥泛民派(民主黨為首)才是一個新議題,因為泛民派議員已是既得利益集團,阻住地球轉。

这次就算鬥不嬴民主黨也會為民運带來換血作用,有利以後民運發展。坦白說,現在民主黨的「民憤」比曾蔭權的「民憤」大得多,反民主黨的市場比反曾蔭權的市場大得多。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8:01:23 |顯示全部樓層
聆聽03/11風蕭簫節目(6):「壓迫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

將「主觀能動性」(辯論)放在公投上,放在「五區議員辭職」上,似無謂。既然「客觀條件」是「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的可能性上,這個可能性既然可以擊倒政改方案,那「主觀能動性」應放在「壓迫所有泛民派議員辭職」身上。那「主觀能動性」應放在策反泛民派議員辭職身上。那十二月四日上街的目的就不是「反對五號報告書」,而應改為「反對所有泛民派議員不肯辭職」!

這不是鬧分裂,而是掌握問題的key,內部矛盾可以轉化為主要矛盾。民主派&民眾这次是鬥不嬴老曾的,而鬥泛民派(民主黨為首)才是一個新議題,因為泛民派議員已是既得利益集團,阻住地球轉。

这次就算鬥不嬴民主黨也會為民運带來換血作用,有利以後民運發展。坦白說,現在民主黨的「民憤」比曾蔭權的「民憤」大得多,反民主黨的市場比反曾蔭權的市場大得多。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09:39:46 |顯示全部樓層
ifg
註冊用戶

#141  泛民派議員已是既得利益集團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william.c at 2005-11-4 20:25:
那十二月四日上街的目的就不是「反對五號報告書」,而應改為「反對所有泛民派議員不肯辭職」!

這不是鬧分裂,而是掌握問題的key,內部矛盾可以轉化為主要矛盾。民主派&民眾这次是鬥不嬴老曾的,而鬥泛民派(民主黨為首)才是一個新議題,因為泛民派議員已是既得利益集團,阻住地球轉。 ...  



對!
「五號報告書」上檯
泛民派議員「反對」做戲咁做
十二月四日上街
沒有政冶必要
呢場「爭取」秀始終會落幕

我地無權無勢
唯有 2008 不再投泛民票
回顧香港十幾廿年的政冶生態

泛民派議員成既得利益,阻住地球轉。
把立法會作為 ball-場
把新聞政情版作為 HK-Tatler

更加嚴重的是泛民完全
培養不到可以領導香港
面對將來要解決的重大問題的新生代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05-11-4 10:32:34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ifg君呼應我的論點,其實「反對泛民派議員不肯辭職」行動緩不濟急,不夠時間去筹備。假如將這個行動放在「清除民運本身障礙」路線上考慮,才有意義。上次反23條不肯辭職,這一次又不肯辭職,這班議员做得過。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3-2-2 15:39 , Processed in 0.02260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