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980|回復: 7

思考「佔中」﹕流寇性、文革性、及de-反共反中性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0-11 22:13:00 |顯示全部樓層
思考「佔中」﹕流寇性、文革性、及de-反共反中性
2014-10-11

capture & illustrate歴史痕迹
我不是局中人,理不得諸如運動策略的勞什子,只想盡量capture & illustrate 2014年「928佔領」(今第12天)的歴史痕迹。前面劉細良及譚志強的points都好好,但譚炮無提我特別著重的「地方Vs中央」的重點,有點遺憾。

近日多了三個思路&觀察﹕
(1)928佔領的流寇性﹔
(2)928佔領的文革性。
(3)928佔領的根基雖然是反共反中及新分離主義,但街頭上很少反共反中的聲音(指比例上)。

(1)
2003
3009a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08:29 |顯示全部樓層
思考「佔中」﹕流寇性、文革性、及de-反共反中性

流寇性
流寇性主要指整個行動/運動竟然無人領導,也沒有聯合指揮中心,遑論聯合陣線組織(注)。以一般反對派政治運動而言,定必要有組織以至聯合陣線的(劉細良day-1就呼吁成立)。

多年來,我都說香港激進反對派是鳥合之眾(温和民主派不是) 。到了10月份佔領運動,這種流寇性狀態涵蓋成個抗争派及抗争行動,時間之長,令人嘖嘖稱奇。

先前劉細良指「928佔領」有巴黎公社(1871)調調,大概指組成及過程的具平均主義、大民主幼稚病等等。我的說法是小資產階級革命浪漫主義、鄉愿、及昂膠。我的說法,是流寇性狀態。而今天「928佔領」某程度上衰過巴黎公社---巴黎公社是有領袖的。

中國式流寇有時指對付朝庭的「義軍」,但沒有推翻政權的强烈意志,它基本上是寇。為生存温飽而戰,非為發展而戰。先旨聲明,今天「928佔領」絕對不是寇(非為生存温飽,而是為發展)。它甚至是宗教式(維護可能達不到的民主及原則)的準革命行動。

我指「928佔領」具流寇性狀態(直至今天) ,不是指其是鳥合之眾卻是烏合﹕不肯團結,狗咬狗骨﹕每一個層次團體都有分裂現像,如主教駡學生﹔左右膠對峙﹔郁達幫與吹燒幫火併﹔而吹燒幫中又有路線分岐,等等。誰怕誰是流寇的特徵。

再者,烏合指圍觀者N倍多於佔領者,縮骨的革命。even讚成佔領者中又有大量反對佔領街道的,另一種鬼打鬼。組織中沒有一個輿論權威來壓制這種「反水」---源於最初的佔領是特發性的、自發性的以及無計劃性的,你怨得誰?阿教主(郁人),你恨咗多年的人民覺醒,覺醒咗都無用---以後可能會洩下去。

傳统流寇第三個特徵是沒有特定目的地的流竄。「928佔領」的流寇性質不是地方,而是抗争目的的流竄,訴求變來變去。例如,G-fung想做譚嗣同(10號之後)﹔温和民主派(主教代表)想做憲政派(清末,after戊戌) ﹔郁達熱血則搶位。林鄭唔停你都唔得。

而今天幾乎所有人都gloryfy這些非鳥合之眾(偉大年青的一代)卻忽略它烏合的過程,猶如只看電影海報而不看劇情。不是戴頭盔,年青的一代佔領不是不值得gloryfy,但是是兩回事。這猶如中共以前歌頌李自成,是片面的。農民大哂耶?今天,(香港)年青人大哂耶?香港人忘記了曾痛駡過文革的一代(紅衛兵)?


(2)

注﹕另一方面,一盤散沙的人群中,卻有著無數小組織,黨派的,社會團體的,泛官方赳底的,大陸的,等等。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09:28 |顯示全部樓層
巴巴先生

回覆 1276# 的帖子
師兄,你會否認為中央要等四中全會完左之後才會做野?

以依家既消息,幾乎同上面有溝通果班人都知道清場是肯定的,但唔知道佢地點樣清場,用防暴隊清邊度既場.....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09:44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不起,我一向不會在這方面下功夫。何德何能,會估到阿爺幾時徹底解決事件,也沒有必要去猜度。一方面事情仍在發展中﹕另一方面,決策面我們小民不會知道的。我們只可以就一些傾向作出一些探討,從而猜度出一些可能性。我最憂心是中央於10月3日前對事件的定性,前面說過了。

香港928佔領事件對中央以至中國的衝激至大,我咁多年來,未見過如此嚴重者。今期亞洲周刊有文章闡述之,幾好。我歴年來都在留意中港關係,真不明白,一般香港人如郁消之流為什麽只用香港地方本位思想看問題。阿爺咬你頭,太硬,咬你屁股、又臭,但不表示不會咬也。anyway,本人歷年秉持認為的羈糜香港政策,恐怕已破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無計,要面對存在的真理性。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10:15 |顯示全部樓層
思考「佔中」﹕流寇性、文革性、及de-反共反中性
2014-10-11

文革性
40多年前的文革有很多方面的特徵,這裡只舉「無政府狀態」和「年青人思想解放自由」兩點和928佔領作比較。「無政府狀態」,亞洲周刊有一篇《香港文革vs北京底線中南海策略大轉彎》講得好好,下面會節錄。

而「年青人思想解放自由」這一點則比較少人提,這是當年尚是左仔學生的劉佩瓊40年後說出來的,這確是文化大革命(1966-1976)的一種主要表像。思想被解放得自由rather than革命&鬥争,當然太自由則搞到亂七八糟,這是事情的另一面。(例﹕我認為冷血地殺父母是自由,不是革命)

回頭看928佔領,一大票青年學生的思想表現,躍進程度,令人嚇一下。我們年青的一代係咪個個咁醒?以及醒到這個程度?or 人云亦云?再看。

那一晚和47歲熱血漢談話(#1270貼),是另一例。928佔領運動中,不只解放了青年學生思想(&表達) ,一般市民也參加了這種大批判。上述47歲熱血漢,很明顯的將對社會的不滿(累積了30幾年)的渲洩等同争民主﹔對社會的不滿集中於政府﹔再集中於警察身上。

此漢子忽略了,此前濫殺清潔工(假定是事實)的是殖民地警察,和現今是阿爺不準「真普還」間的關係及區別。這也是無政府狀態下的「自由」,一個人有幾何可以企係彌敦道揸咪狂屌差佬2分鐘?據說各方人馬已深入佔旺重地實地研討此香港人on time being的社會現像了。


(3)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10:57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
--------------------------------------------------------------------------------
香港文革vs北京底線中南海策略大轉彎
江迅

2014年10月11日 第28卷 41期

文革時期的無政府主義氛圍正在香港瀰漫,在旺角、銅鑼灣、金鐘等幾個「佔領區」,反對派的主旋律是「民主有理,佔領無罪」。旺角佔中派與反佔中派對峙,從激烈爭辯的「文鬥」到肉搏大戰的「武鬥」。香港在中國的定位出現巨大的改變──不再只求經濟繁榮,要加強在國家安全上部署,警惕外國勢力和分離主義力量的上升。 這是北京的底線,香港不能脫序、失控。北京停止旅行團到香港,並慎防香港文革禍水倒流內地。

不到香港,不知道文革還在搞。這是不少香港人、遊客對香港形勢的最新的驚嘆。當他們看到警察運輸糧食的車子到特首辦時被反對派截停,要上車檢查,而救護車要進去特首辦搶救一個受傷的警察時,也被群眾刁難,他們彷彿看到文革的幽靈正在香港的上空徘徊。

一種文革時期的無政府主義氛圍正在瀰漫,旺角、銅鑼灣、金鐘幾個「佔領區」,已經不是「佔中三子」和學聯所能完全控制,「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文革論述,成為了今天反對派的主旋律││只是改為:「民主有理,佔領無罪」。反對派認為,為了香港的民主,我可以佔據了馬路,不惜違反法律,而其實這不是違法的問題,而是「公民抗命」,是「抗命不認命」。

反對派並且認為自己具有「民主」的精神,一位在通往政府總部的路口設置路障的年輕人說,他敢於設置關卡,是因為他和現場幾個同伴都討論過,民主投票決定。但他沒有解釋,為何幾千位被他的行為影響、難以上班的公務員,沒有權利投票參與他的封路決定。

在繁榮而又品流複雜的旺角區,佔中派與反佔中派彼此對峙,從激烈爭辯的「文鬥」,到彼此肉搏大戰的「武鬥」都可以看到了「文革遺風」,群眾鬥群眾,讓遊客打開眼界,也使香港本地人憂心忡忡。更不要說社會上被嚴重撕裂的情況,父子反目、夫妻吵架、兄弟姐妹內訌。網絡上一言不合,就彼此「Unfriend」。

香港人似乎在一夕之間,發現香港這個亞洲治安最好的城市,進入了一個「法律假期」。由於主要幹線被佔領,每天數以百萬計香港人的上下班都面對交通阻塞的影響,在佔領的「政治正確」下,反對派認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而在佔領區的商戶,生意立刻受到巨大影響。在旺角的一百多家小商戶,平均每日損失一百二十多萬港元(約十五萬美元),更不要說那些大公司與機構,都蒙受巨大的損失。經濟學家雷鼎鳴曾經估計,佔中的經濟損失,約在三千五百億港幣左右。但它所帶來的社會成本,更是難以估算。

香港回歸十七年,一場「佔中」運動,令這顆「東方明珠」在整個中國決策層的眼中,首度閃耀不同的顏色。

中南海的策略也出現大轉彎,不再將追求香港經濟繁榮為最優先的考慮,而是要確保香港的國家安全不受到威脅。北京過去對香港的角色定位,是推動中國大陸的現代化發展。但今天北京已經將香港的危機,視為一場牽涉到國家安全的危機。

也就是說,政治先於經濟。香港在中國的定位,出現巨大改變││加強在國家安全上部署,警惕外國勢力和本土分離主義力量上升。

這也是北京的底線,香港不能脫序、失控。香港不能出現文革式的無政府狀態。用「國際標準」來說,香港必須重新恢復法律與秩序(Law & Order)。

北京重新審視香港在中國改革開放中的地位和作用,香港曾經是中國大陸走向世界的橋樑,是中國經濟快車的火車頭,如今中國在崛起,香港的經濟發展速度在放緩,香港卻成為「顏色革命」的橋頭堡,「佔中」圖脅迫中央,要挑戰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的決議,「佔中」背後的西方勢力更引發中南海警示:「佔中」借美英亂港,香港成了國家安全的前沿陣地。正如中共一位政治局常委所言:香港人不要忘了,「紫荊花區旗上面飄揚的是五星紅旗,這是不能改變的」。

避免向財團傾斜,加強青年工作

除了「防」與「堵」之外,北京也研究「疏」的策略。亞洲週刊獲悉,在對香港問題的戰略轉變中,北京也在研究如何加強對不同階層的協調,避免香港的貧富懸殊惡化,同時對港工作也要避免過去長期以來對財團的傾斜,避免忽略了專業階層和基層的利益。

北京也開始把青年問題視為工作重點。中央已要求與香港有關聯的學術機構和社會團體,抓緊研究香港的「青年問題」:回歸以來,內地對香港的青年工作並非成功,這次「佔中」最後竟然由青年學生主導;「佔中」現場街上,至少八成是年輕人;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倡導「港獨」;有中學生向學校升國旗儀式說不,校方讓學生投票決定,最後表決取消了國旗升旗禮;有關一國兩制的信心民調,多次顯示老青差距高達六十個百分點。

香港這場「佔中」卻引發中南海高層反思,隨著「佔中」從籌劃到提前啟動,中南海看到無論是陳方安生、李柱銘、黎智英、陳日君,還是「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乃至學聯和學民思潮,他們背後的美英及西方世界的陰影,有預謀的干預始終沒有停止。守護法治,守護香港,將香港定位於國家安全的前哨陣地,這是中南海的底線。

香港的民主自由原本應該是整個中國的楷模,但中國從官方到民間,都開始擔心這股帶文革味的禍水倒灌內流。中國當局上週已經宣布,停止中國大陸的旅行團來香港,這是否意味,中國要逐漸減少內地與香港的經濟交流?以後自由行是否也會有所限制?這都引起各方的極大關注。

「佔中」宣布提前啟動,中南海高層未有公開置評一句。直到九月三十日晚,北京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以主持人口播形式(沒有香港現場畫面),時長二分零九秒,播報香港「佔領中環」非法集會。報道指出,香港各界呼籲停止違法行為。回歸以來,香港出現政情爭拗,中宣部始終禁止內地傳媒報道。亞洲週刊獲悉,九月末,國家主席習近平、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接連批示,下令中央主要媒體要「集中火力」、「全面揭露」,抨擊香港「佔中」運動。


(下略)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11:24 |顯示全部樓層
思考「佔中」﹕流寇性、文革性、及de-反共反中性

de-反共反中性
這是相當奇怪的。「928佔領」的根基思想源於反共反中央以致反中國(分離主義) ,何以這一次在街頭上很少看到這種表達(指比例上)?

這和百分百政治性運動卻去政治化(成為公民活動) ﹔和準革命卻去革命化﹔和針對阿爺卻完全不敢得罪阿爺---六四前,當街叫李鵬下台,今天只虾梁特---等等,有異曲同工之處。這是香港人特有的現實性格,or else,待考。

(4)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2:13:20 |顯示全部樓層
巴巴先生

回覆 1282# 的帖子
你一話呢句,今日學亂真係整封信搞中央........

唉...學亂真係被逼到傻左........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7 10:06 , Processed in 0.02200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