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855|回復: 4

「佔中」第6天﹕文章揭露中美勾連和博弈、旺角爆發雙民衝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0-4 21:38:00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6天﹕文章揭露中美勾連和博弈、旺角爆發雙民衝突
2014-10-04

有D嘢,一般人不會知,或者永遠不會知。我永遠不會說我知道些什麽,遑論「判斷」、「中共肯定會點點點」。even猜度,都會以事(現像)論事(推論) 。比如929凌晨警方突然撤退,只能推論阿爺下令剎車,but why? 劉細艮叻D,推論梁英「戰略退卻」。

今期亞洲周刊江迅寫的一篇《硝煙香港中美博弈港府與反對派戰略突變幕後》,令人(我)O哂咀,眼界大開(假如這是真的) 。我前幾天的猜度/憂慮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硝》文曰﹕

『(引言)香港「佔領中環」啟動,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群眾保住政府總部,避免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和攻進行政院的歷史在香港上演。當晚學聯和榮休主教陳日君都呼籲民眾撤離,是因為香港反對派背後的重要人物收到美國在香港代表的指令,要佔中緊急剎車,避免影響美國與中國合作對付伊斯蘭國 (ISIS)的戰略。港府其後放任群眾「佔領」其他地區,是「以退為進」,讓民意來向示威者施壓。』

(1)
2003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1:35:33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6天﹕文章揭露中美勾連和博弈、旺角爆發雙民衝突

假如這是真的,中美勾連,用香港作籌碼﹕

◎這解釋了由温和民主派主導的和平佔中運動,種種扭屎忽花的進程,我地都被耍,消神都成為棋子。唔好忘記2012年肥佬黎一夕轉支持政改,無他,當時老美要靠老中。

◎927晚,李柱銘、黎智英和陳主教通通上佔中大會台,親美派大佬哂冷。

◎翌日(928)下午差佬死守夏慤道,原來是防止政總失守,以蹈台灣太陽花覆轍。消神之流懶叻話差佬死蠢,無放示威友入佔中大本營(我始終唔知係邊度) ,殊不知一來是防止衝擊政總,二來是有意將佔中三子和示威群眾隔絕,這是假定港府(後面是老共)和親美的佔中派博弈。我地估錯是另一場戰争。

◎假如這是真的,928晚929凌晨的逆轉,戲劇點不只是差佬徹退,原來之前佔中幫+學聯之下令撤退是奉老美之命,但無人聽佢地支笛。


◎更有戲劇之處是故意任由示威友佔據旺角及銅鑼灣,梁政府(後面是老共) 原來早有planning。假如這是真的,反對派上上下下歡天喜地歌頌的「遍地開花」佔領,原來是一個局。這正是老毛擅長「把城市包袱扔給敵人」戰略,而政府保存了中環(當晚狂扔催淚彈,that is why)及政總重地。

(2)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1:35:57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6天﹕文章揭露中美勾連和博弈、旺角爆發雙民衝突

◎planning中居然具有「培養市民反佔中」的苦肉計,而不怕城市遭受損害。

◎梁府及警方自928後一直扮死狗,打同情牌。10月2日,學聯學民反擊,圍攻政總,發出最後通喋,似是有老美背後的大略策(否則、何不佔中),而政總警方謹守「打不還手、宛如受害者」的角色,連飯都無得食。晚上,梁林答應與學聯談判。

◎10月3日周五,旺角終於爆發雙方民眾衝突,部份「市民」疑為黑社會份子....。似是政府的戰略反攻,旺角和銅羅灣或會失守。妙的是,差佬一直扮演調停人身份,香港差人回復城市安全守護者的形像。

◎假如這是真的,成個計劃似有高人插手。不是梁班子夠能力plan出來。另一方面,反對派(佔中三子、激進派、泛民、學生)兵出多頭,一盤散沙。以為佔了空間失了時間,點知空間是毒藥。

◎學聯被迫於午夜單方面宣佈擱置與林鄭談判。客觀地說,反對派/佔中派(以學聯為代表)己失去優勢。

◎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3)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1:36:21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
--------------------------------------------------------------------
硝煙香港中美博弈港府與反對派戰略突變幕後
江迅

2014年10月12日 第28卷 40期

香港「佔領中環」啟動,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群眾保住政府總部,避免台灣「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和攻進行政院的歷史在香港上演。當晚學聯和榮休主教陳日君都呼籲民眾撤離,是因為香港反對派背後的重要人物收到美國在香港代表的指令,要佔中緊急剎車,避免影響美國與中國合作對付伊斯蘭國 (ISIS)的戰略。港府其後放任群眾「佔領」其他地區,是「以退為進」,讓民意來向示威者施壓。

共和國國慶節前夜,九月三十日,晚上八時許。香港金鐘添美道上空,電閃雷鳴,黑雨陣陣。政府總部大樓,被稱為「開敞的大門」的高座和被稱為「伸展的立方」的低座,經歷了四天政治風雨的洗禮,巋然不動。總部大樓前空地,二三十個警員分成三排肅立著。總部大樓對面的天橋上,多位警員架著攝像機,死死盯著總部大門的最新情況。

政府總部,是執政當局的權力象徵。亞洲週刊獲悉,特首梁振英在衝突激烈、戰況紛雜的態勢下,明確指令,無論如何要死守政府總部,絕不能出現台灣三月「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的香港版。據悉,這也是特區政府向中南海保證的。十月一日清晨,區旗伴隨國旗在灣仔金紫荊廣場冉冉升起,不遠處的政府總部大樓,在陽光下依舊聳立。政府在與激進勢力的較量中,贏了艱辛一仗,扭轉了政府總部被反對派包圍甚至是被佔領的命運。

東方之珠經歷了四天的警民激烈衝突,貌似平靜的背後,卻是中國與美國的較量與博弈,回歸中國十七年的香港,再度成了大國外交聚焦點。

九月二十八日催淚彈之夜,到了晚上十點出現奇特的現象,不斷與警方攻防的示威者,突然收到學聯領導層的通知,呼籲立刻撤退,原因是有消息指出,警方可能會開槍,要避免無謂的犧牲。二十八日晚上十點多,學聯發出呼籲:「警方使用橡膠子彈,大會希望群眾撤離自保」。

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出現電視中說:「因為有同學得到消息,警方開了槍,不過是什麽類型子彈未確認,呼籲大家先撤離,保留元氣。」稍晚的十一點,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原本到場支持「佔中」,他竟也開始呼籲學生及市民,撤離金鐘示威場地,指「特區政府失去理性,市民不要堅持,因為不會取得勝利」。

他們態度為什麼突然改變了呢?為何當警察還沒撤退時,示威者就要先撤退?

亞洲週刊獲悉,九月二十八日晚上,在香港金鐘街頭催淚彈煙霧瀰漫之際,香港反對派背後的重要人物,收到美國在香港的代表人物的指令,批評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沒能控制局勢,主導這場公民抗命,只是跟著學生後面跑,不能控制佔中運動,會直接影響美國在香港的經濟和政治利益,因而希望反對派急剎車,在這激烈衝突的晚上,嘎然降低衝突的強度,要從一個可能引起人命傷亡的衝突,變為一個「低強度的戰爭」
主要靠文宣和群眾運動來贏得民心。奧巴馬下月訪北京晤習近平

美國當局的考慮,是當前美國正在忙於對付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之際,不希望在亞洲再多一個「麻煩點」。美國需要中國支持聯合國反恐,需要中國支持美國打擊伊斯蘭國。同時,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十一月還要在北京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因而美國在香港這場因政改引發的警民衝突中,不會表現得太激烈,太偏差。

在香港街頭衝突最熱烈的時刻,也刺激中美雙方幕後外交的密集互動。因為中方了解,香港反對勢力的金主,都是與美國當局關係密切。要向反對派施壓,就要擒賊先擒王,先要將反對派的金主「搞定」。同時,中方也充分了解,美國在進攻ISIS的反恐行動中,需要中國合作,大家都有戰略利益的共同點。

中美反恐以港為籌碼?

香港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九月三十日在《信報》撰文說,「數天前和一位與政府交往密切的前輩茶敍。他說以其理解,中美就ISIS問題達成的默契,居然可能以香港為籌碼,要是中國答應出兵,美國就會『建議』香港泛民支援政改方案;要是中國不出兵而又要求美方的ISIS情報,卻會在方案作出象徵式讓步,儘管香港黨派不可能滿意,美國卻有了面子。這是筆者首次聽聞把香港政局聯繫到ISIS,即時反應,自然覺得難以置信,認為只會在平行時空發生。不過,單論外交倫理,卻真是可以這樣運作的」。

留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英國雷丁大學戰略研究博士袁彌昌教授,也在本期亞洲週刊撰文指出,香港「已陷入低強度戰爭」,他也證實了美國理論模式中的「低強度戰爭」,就是要打文宣戰,要贏得更多的「心靈與頭腦」Hearts and minds(見本期第三十三頁專文)。

文宣戰也導致網絡上的謠言四起。這次政府與佔中反對派的博弈,也是一場論述戰場之爭,而各種虛假的資訊也在網上如野火般蔓延。社交網絡平台謠言不斷:二十八日二十點四十分,「學聯」發表聲明,聲稱不斷傳出警方要切斷示威區域所有對外通訊,包括無線網絡與手機,若一旦發現通訊遭切斷,應立即撤退。

但更令人驚悚的謠言包括:「中共已派出一批會說粵語的公安武警,穿上香港警服,派到香港參加清場」。

接著,網絡上謠言更是四起:香港政府請解放軍駐港部隊出動了,有附上假冒的軍車照片;解放軍多部隊已屯兵深圳邊界,隨時等候中央軍委指令;在中央壓力下,梁振英已辭職下台;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主動遞交辭呈……其後證明全是謠言。

九月三十日,港人發現美國對香港事件反應的微妙之處。白宮新聞發言人厄尼斯特說:「白宮正密切留意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並『支持香港人民的意願』」,但他也不忘補上了一句,香港的民主要「依照基本法」││而這也恰恰是中方的立場。同時,中國外長與美國國務卿克里也計劃展開會談,而外電也開始透露,香港佔中問題將是雙方的重要議題。

英國首相卡梅倫對香港佔中行動「深表關注,期望問題可以解決」。副首相克萊格則要求與中國駐英大使緊急會晤,以表達對北京可能處理佔中行動的憂慮。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表示,香港的民主原則應受到尊重,呼籲各方和平解決分歧。相對以往的用詞,這些表態相對平和。

但也是在九月二十八日晚上,反對派態度突變之際,港府因應佔中的策略也出現突破。晚上十點多,媒體開始傳出旺角有群眾聚集,要佔領彌敦道與亞皆老街的交界處,而這是香港最繁忙的交通要道。電視畫面出現的群眾,人數不過一百左右,以警方的能力,完全可以立刻驅離,甚至逮捕。但奇特地,警方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也就是在二十八日的午夜之前,香港特區政府也突然出現策略突變,採取了「以退為進」的策略,只要死守住政府總部,但讓群眾在各地「烽煙四起」,向外圍延伸,複製各種「佔領」,當局暫時不用警力鎮壓,而是讓民意來向示威者施壓。

即使在這「遍地開花」出現後三天,那些示威者都已經感受到民意的強大壓力。逾八十條巴士線受阻,很多民眾的生活方式都受到影響。佔中領導人陳健民在電視上向各處被佔領處的附近居民道歉,他兩度哽咽地說,希望大家忍耐短期的不方便。

在二十八日午夜之後,反對派迅速擴散至香港和九龍不同地區。繼佔領中環、金鐘後,銅鑼灣軒尼詩道和旺角彌敦道等主要幹道也被佔領。

無動員反佔中群眾抗衡

值得注意的是,特區政府並沒有動員反佔中的群眾來抗衡,避免了「群眾鬥群眾」的文革時武鬥流血悲劇。支持反佔中的評論認為,催淚彈是最低武力,西方文明國家不也常常以此對付「手無武器」的示威者嗎?

九月二十九日,佔中行動遍地開花,已演變為佔領中環、金鐘、灣仔外,更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佔領尖沙咀。學聯、教協和職工盟更宣布發動全港罷課、罷工、罷市。但除了大學生和非常少量的中學生罷課外,罷市完全沒有人呼應,而罷工也只有一間汽水廠出現幾十人罷工場面。

據政府人士透露,原先判斷激烈的示威者不會超過三千人。香港二萬七千警員,六警員抬走一示威者,足夠應付衝突場面。再說,「佔中」發起人一再表明佔中核心是「愛與和平」,並一再宣稱任由警方逮捕,千萬不要反抗。但結果完全出乎政府預料。三四萬人在街上與警員對抗,警方無法施展執法。以香港標準而言,使用胡椒噴霧已屬較高武力,政府內部分析認為,以當下示威者情緒高漲之際,再使用較高武力,反彈會更大,也不見得能成功清場,警方手段需要調整。

據港府當局分析,參與行動的民眾大致形成三層式金字塔。最上面一層是敢於衝鋒陷陣的先鋒,簽署「佔中意向書」的有三千多人,但不足一半選擇「公民抗命」。另據警方數字,學聯罷課翌日,出現在添馬公園響應「罷課不罷學」者僅一千三百人左右,從這兩批人可推算出這一層的先鋒人物為二千至二千五百人,這是「佔中」主力。中間一層是積極支持者,在順景時踴躍向前,在逆景時有望退縮,這群人在二十六、二十七日全都出現在添馬公園,人數約為一萬人。最下面那層是反對派的支持者,理念認同,會隨大隊呼應,也有可能趑趄不前,人數約為三萬五千人。於是,政府改變策略,以柔性手段打民意牌,以民意逼迫佔中後退。

中南海對香港戰略也已轉變而明顯趨硬:一部分港人因抗命而要付出的代價,就由香港人承擔,香港人買單。

佔中三子面臨民意壓力

十月一日,「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也承認,現在的集會運動發展到此刻,已是全民運動,不再從屬任何組織,也不是任何一個團體的領袖可以帶領的了。以堵塞交通、擾亂經濟和人民生活作為要脅的手段,企圖以此逼迫北京就範。針鋒相對,政府的策略便打起民意牌。中西區和灣仔學生上課持續受影響,上班族開始滋生不滿情緒,一旦民間對示威群起譴責,「佔中三子」面臨違法、經濟索償的心理威脅,更重要的是來自社會的民間政治壓力。

香港歷史上罕見的政治風暴正襲擊香港。十月一日,旅遊業議會表示,受「佔中」影響,國家旅遊局已停止發出所有訪港的內地團團隊簽注,即內地旅行社暫時不能組團來港,香港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指出,佔中已對黃金週的旅遊業造成影響;香港各大商會評估認為,佔中至少會給區內各大寫字樓及商場帶來四百億港元(約五十一億美元)經濟損失;珠寶首飾品牌周大福發言人表示,截至二十九日傍晚,周大福在香港的八十七間分店,停業三十間;二十九日港股恒生指數大幅低開二百七十八點後跌幅擴大,全天暴跌百分之一點九,佔中嚇走資金,港股月瀉百分之七點三;包括匯豐、渣打和中銀香港在內的二十家銀行二十九日宣布,暫時關閉設在金鐘、銅鑼灣、旺角等地的三十六個營業網點。

日前,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全國人大不代表我」;十月一日在國慶招待會上,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說:「人大不代表香港人」;十月一日,金紫荊廣場升旗禮的觀禮區,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說,「今天並非國慶,而是國殤」;佔中三子一再要求人大收回政改決定。有時評家說,如果說,這些人對大陸實在不是無知,那便是別有用心了。

一張九月三十日晚上在政府總部大樓前拍攝的照片,在內地微信圈瘋傳,照片上有一幅標語,張貼在大樓前的欄杆上,上書:「港人要真普選,不要大陸山寨假貨。假的真不了,中共要理行回歸條件,勿欺到我港人頭上來。」堂而皇之張貼著的大字標語,「履行」寫成「理行」。對此,微信留言爆棚:香港學生就這素質?還罷什麼課?小混混還能辨「真假」?

佔中陣營十月一日傳出,示威運動會重新瞄準政府總部,或是要攻佔其他的政府建築物。中美的幕後博弈,是否可以化解香港這場危機?那些曾經在九月二十八日晚上嘎然撤退的學生與激進派,是否也將會再度受到幕後金主的壓力,正受到各方的矚目。■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10 21:38:05 |顯示全部樓層
(轉貼)
--------------------------------------------------------------------------
補鍋法與鋸箭法【聯合報╱黑白集】
2014.10.04 02:32 am

李宗吾《厚黑學》上的兩大招術全在香港上演。北京及港府玩的是補鍋法,學生用的是鋸箭法。

港府已無驅離動作,有種說法是想拖下去,等學生犯錯及累積港人對占中的不滿,等到這口鍋的「破洞」捅得更大了,也許反而會出現「補鍋」的時機。

抗爭群眾的訴求,則從首日「撤回決定/重啟政改」,變成「梁振英下台」。確實,倒梁雖可提高籌碼,但若只鋸去梁振英這段箭尾並不能解決問題,必須拔出埋在肉裡的「假普選」箭頭。

雙方的戰略皆有盲點。就北京及港府言,香港這口鍋子畢竟是主政者必須維持的大局,把鍋子的破洞捅大了,最後仍需主政者來收拾。何況,有人說,這些抗爭者才十幾二十歲,北京及港府即使今日能設下陷阱制伏他們,難道準備與他們再戰五十年?

就學生言,梁振英下不下台是「面子」,但能否爭取到「真普選」或改善方案,則是「裡子」。今天,北京要的是「面子」,學生則應爭取「裡子」。若卡在梁振英不下台,卻失去談判爭取「真普選」的機遇,恐是捨本逐末的鋸箭法。

如今,似出現一線曙光。梁振英宣布願派政改小組與「學聯」談判,這顯示「真假普選」不是沒有議價空間。而學生回覆此議的公開信,則僅指「梁振英失信於民,已無管治威信」,卻未再提要求他辭職,這也許亦是轉彎的訊號。此一發展令人期待,北京及港府不要再把鍋子的洞捅大,則港人也不無可能拔出箭鏃,向「真普選」邁進一步。

目前群眾組織鬆散、意見分歧,能否與公開將橡皮子彈亮相的「北京/港府」團隊抗衡,不免令人擔心。香港加油,別讓鍋子破得更大,箭頭埋得更深!

【2014/10/04 聯合報】@ http://udn.com/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7 10:22 , Processed in 0.05046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