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842|回復: 10

「佔中」第4天﹕局勢難測、爛局已成、後局暗伏兇險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0-2 22:22:00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4天﹕局勢難測、爛局已成、後局暗伏兇險
2014-10-02

昨天和親戚(女,大學生)談論這幾天示威的遭遇。她是個不問政治者,不知公民提名為何物。她不認為2017真普選可以及可能,卻於28號晚(周日)也去旺角sit in了、無他,拉大隊柴娃娃(她自已也承認是趁墟),亦當然懷有反專制(反中共)的理想主義情操。

我昨晚凌晨去了旺角宵夜,順便視察旺角佔領隊伍及塲面的狀況。當時我如身陷 twilight zone(魔幻情景)中。

是咁的,記得40多年前67暴動時,未宵禁前,全城猶如一噴發前火山,本人(中學生)as一圍觀者駐足上海街阿皆老街交界,在人群後面遠眺一200多磅大肥佬總啤咋(此職現已取消),一座山咁站在阿皆老街彌敦道交界指揮交通(?),周圍圍住幾千市民,唔知睇乜(到現在我都諗唔返當時點解咁多人圍觀) ,當時整個城市熱哄哄的,讓人感覺到什麽是「城市騷動feel」,街道上沒有警察,晚上各後巷如新華戲院後巷則賭檔林立,人頭湧湧,十分恐佈,當時香港已失去管治。

而昨晚,阿皆老街彌敦道交界的gathering卻猶如一普天同慶嘉年華會。這明明是一性質嚴重得多的準革命/準造反集會呀,况且同時還有金鐘銅鑼灣兩個集會…。炸彈未拆呀,在響緊。當權者(中央及特府)在度緊對付辦法。示威者趁墟,群龍無首,在「快樂抗爭」,猶如六四前天安門廣塲…。

這種種無稽的現像及暗伏兇險的後局發展,劉細良網台的一條片(2小時)分析得好好,令人獲益良多。
-----------------------------------------------------------
《劉細良等人全面及詳細剖析928後局勢》

30/09/30「奪命Loudzone」主持:劉細良、探長、周博賢

2006
2003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8 21:26:23 |顯示全部樓層
《劉細良等人全面及詳細剖析928後局勢》

30/09/30「奪命Loudzone」主持:劉細良、探長、周博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8 21:27:51 |顯示全部樓層
《劉細良等人全面及詳細剖析928後局勢》

30/09/30「奪命Loudzone」主持:劉細良、探長、周博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4:27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4天﹕局勢難測、爛局已成、後局暗伏兇險
(轉貼)
--------------------------------------------------------------------------
上任來最大挑戰 習近平怎「收傘」2014-10-01
台灣聯合報  邱乃秦

華爾街日報報導,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兩年來,面對多次抗爭,從未退讓。分析家認為,這次香港民主示威也不會例外,現在的問題是北京會在何時強硬回應,以何種形式回應,分析家說,一個極端的做法是宣布戒嚴。

從自焚的西藏僧尼到維吾爾族的恐怖攻擊,膽敢違抗北京政權的名單有一長串,包括富有的部落客、草根律師、公民社會運動者、記者、宗教人士和藝術家。幾乎所有案例,不論情節輕重,北京都強硬回應,毫無妥協空間。

現在,十七歲的香港大學生黃之鋒加入這串名單,他創辦了學生組織「學民思潮」,並組織靜坐,成為港人爭普選的領袖人物,在被拘留四十多小時後於廿九日獲釋。他最近受訪表示:「我們學生認為,除了抗命,別無選擇。」

不過,從習近平過去的紀錄,看不出黃之鋒或癱瘓香港的群眾會是北京不妥協原則的例外。現在的問題,不是香港能找出什麼妥協之道,而是北京何時會強硬回應,以什麼形式。

今年八月,北京原本有機會對香港普選做出一些讓步,結果卻限制得更嚴。

這符合習近平的模式:當強硬路線未達到北京想要的結果時,就加倍強硬。這一套也應用在對付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南海的亞洲鄰國。

北京對香港強硬的一個普遍解釋是,北京擔心真民主風潮擴散,但大陸共產統治已證明對民主風潮免疫。北京真正擔心的是真民主會削弱北京對香港的控制,造成不穩定,擴散到大陸其他地方。

因此,香港民主運動的前景充滿危險,實際上已支離破碎。「占中」運動領袖已被其他組織架空,包括學生組織,學生有自己的抗爭時間表,北京當局就算要協商,也不清楚該與誰談。

一些分析家說,北京若感覺情勢失控,可能採取更強硬的回應,宣布戒嚴,由人民解放軍執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4:56 |顯示全部樓層
巴巴先生

當初三妖構思果個"佔中",係俾警察任拉任鎖,清場之後第二日又黎過,唔反抗唔衝擊,總之要警察日日抬走人.....

依家?警察想移走障礙物都響度喊打喊殺,班人甚至對一般市民動粗,成班路霸咁樣,當日果幾次乜野"抗暴集會"上所用的招式全部無效之餘更加變成打人果個......

所以你說得對,腦燒無得再認叻,因為佢都驚遲早連佢都會被呢班人打......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5:54 |顯示全部樓層
hollywoodme

很多人說政府應該和脅迫政府的示威人士對話,其實這等同和綁匪談判,就算成功解決問題,付出贖金,下次佢地或者其他組織會用同樣方式脅迫政府,香港管治就盪然無存,失去珍貴的法治(law and order), 政府一定不能讓步,表面上可以說和他們溝通,實際應用合理方法令溝通無法出現。

即係成件事不能讓佢地滿足任何要求(不能付贖金,比如梁下台或者公民提名)。這種做法就可以給到下次示威人們成立預期(form expectation). 預期就算脅迫政府的示威都不會得到所得到的,就不會做。

現在時間拖延是對政府有利,政府do nothing, say less.就少犯錯誤。示威人士會沉不住氣,and do something, or do anything, 只會令佢地有出错机會。現在誰人多做多錯。

香港最珍貴的是人權,言論自由,和法治。香港现在是有民主成份,不過含量中等但是高過新加坡。

如果用法治和公民提名交換,相信對整體利益有損。

其實黄之疯用這種脅迫方法就是用破壞法治去换取少量民主成分的提升,是不明智。尤其是投資家者怕會不會下次不是佔中(佔公地),是佔領周大福或佔領人家的財產(佔私產)。投資者會form expectations and leave Hongkong 的.PS. last comment,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7:04 |顯示全部樓層
巴巴先生

依家跟本就無頭,旺銅鐘都無個人出黎話我係主,如何談判?

三妖依家越玩越驚,依家開始搵下台階意圖淡出件事,將責任俾番學亂,但問題係你當晚宣佈開始果陣,搞得咁過癮?

有D野,真係要還架...

依家個情況就係三妖已經放棄了除了旺銅鐘外的所有佔領地方,睇黎佢地遲下都會正式宣佈......

我認為下個禮拜開始,三妖應該會開始放棄旺角,只保留銅鐘,始終九龍地方完全遠離政府,再咁搞落去只會令市民受害,佢地都唔想快D燒晒本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8:13 |顯示全部樓層
對比劉細良(民主派)的分析,消氏09-30的最新蕭析,想法比較屎,一掃三日前消搖遊分析的突出。

《政府拖字闕 佔中要策略要深思〈蕭若元:最新蕭析〉2014-09-30》


-------------------------------------------------
評斥一貫的認屎認屁+扮羽扇綸巾的庸俗
---「肯定」(知道)北京對港政策?


際此危機四伏,禍福難測之時刻,我們這一輩人當有心情沉重+why?why?why? 的感覺。消氏作為「革命方」人馬,倘佯初步勝利的喜悅中,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此一蕭析仍脫離不了一貫認屎認屁+扮羽扇綸巾的庸俗,實在令人遺憾。

目前局勢猶如一個不知會不會爆炸的炸彈,消氏何德何能可「肯定」(知道)北京對港政策(back down)?耍少一點賣膏藥佬本色,會死人麽?

消氏小資產階級狂熱症,前据後恭,死剩把口,時而亢奮、時而死狗。此前狂妄到話絕不和恐佈份子(特府)對話,831中央落閘,如喪考疵,搖身一變變為「投降份子」(如溫和民主派),大談坐監經,另一種色厲內荏。但不忘認屎認屁,說什麽是他第一個話會用提委會過半數的人,錯亂。現今轉個頭來又睇死老共back down云,但何必用「肯定」(知道)這種不負責任的口吻?講嘢完全不考慮「根據」這一元素,度橋佬要不得的陋習。

(1)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19:30 |顯示全部樓層
評斥一貫認屎認屁+扮羽扇綸巾的庸俗
---「一塲運動最後戰役,領導人沒有參與」和「一塲運動最後和領導人沒有干係irrelevent」的分別


928示威及佔領,已完全改變了和平佔中的性質,禍福難測。戰塲上基本上己摒棄了主帥,消氏還好意思替戴書生臉上貼金?但都不需要為文而造情,歪曲事實,將戴書生比作孫中山的,真係my god!

戴書生無疑係教育咗示威者公民抗命(但結果越軌),但和928示威脫離了和平佔中的性質,是兩回事。消氏不要將「不關戴書生事」扭曲為「不減戴書生將來可成為國父的功勞」。戴書生當日就在戰塲中,OK?自已身為Pro佔中派,都唔使咁扭橫折曲法的。

「一塲運動最後戰役,領導人沒有參與」和「一塲運動最後和領導人沒有干係irrelevent」,是兩回事,請搞清概念。而928示威及佔領,是另一塲運動,雖然由和平佔中所引發,精神上是反和平佔中的(陳主教痛駡)。戴書生不是和928示威及佔領irrelevent(無干係),而臨場被飛起。

還請讀下書,1979年台灣美麗島事件,眾領導人由頭到尾領銜主演。消氏為了替戴書生被飛起辯護,美化irrelevent,固然昂膠,揀了一個美麗島事件來證實irrelevent,則是昂膠到痺。89天安門事件,舉例也錯誤。真不知道消氏何以會話「後來完全唔係個班人」。

(2)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20:44 |顯示全部樓層
評斥一貫認屎認屁+扮羽扇綸巾的庸俗
---認屎認屁話622全力支持學界方案


消氏口風一轉,又來認屎認屁(02:00)﹕「從近來事件顥示,點解當日622公投個一刻,我全力支持學界方案,因為主力去哂學生身上,政黨係irrelevent的,三軌方案係irrelevent,這是政治判斷!」
這一段話令人O哂咀,一係有人老人x呆,一係有人擘大眼疴尿講大話。這一段事件,本欄曾與人力幫打了一段文字官司,可以温故知新﹕

*本欄第45頁#662貼開始---
(1)源於506 Dday-3投票,為公民提名派(學界、社民連、人力) 、三軌方案(真普聯)和陳方安生方案(準建制派)之爭。

(2)這個poll只得二千幾投票人,陳方案早己出局。形勢上是一班老政客(三軌方案)和學生仔(學界方案)之争。

(3)點知人力為了佔領光環,硬推自己方案。問題係人力首鼠兩端,本身係真普聯成員,而真普聯亦正式否决人力方案出台(但阻止不了),都要出台争食 。as人力精神領袖的消氏和人力(肥仔劉為首)當時強調這是保證以後622公投三方案都是公民提名派方案,云云。

(4) 這還不止,於506投票日,長毛發瘟吹雞,將票冧落人力方案上,同時肥仔劉奮力拉票,使三軌方案淪落為第三名,落哂成班温和民主派人的面,輿論說激進派騎刼了泛民。當時我為文力斥人力作為﹕《試析消神的狡辯on人力策動投票》(#681)。

(5) 人力嬴得第二名後,全力吹谷話會(622公投)投返三軌方案。消神今天係咪記錯,幾時話要投學界方案,佢真係唔記得當日吹噓用「剃刀式」思維,運用所謂策略性投票,投人力方案票的。

(6) 點知奸有奸輸,一個月後的622公投(80萬人投票),嬴得頭籌的居然是三軌方案(內含投降元素) ,學界方案輸了。人力方案唔衰攞嚟衰,分薄了學界方案的票,令內含投降元素的三軌方案得到認受性。消神當日幾時支持過投學界方案?今日投機,擦學生仔鞋,都唔使講大話的,仲話係當時的政治判斷。

(7)話學民思潮(非學聯)會成為激進派(非全泛民)領袖,是本欄(429之後)。人力是被代替之列,其領袖當時點會踩自己的黨?點知今日謊稱話當時已奉學民仔為領袖,速巧言令色都不是,是認屎認屁症候。

btw,支持學生成運動領袖和當時支持學界方案,係兩回事。我思疑當時消氏根本無詳細睇過學界方案,該方案改過幾次。

(3)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4-11-9 22:21:30 |顯示全部樓層
「佔中」第4天﹕談劉細良條片的分析

劉細良條片(#1233貼)分析全面及詳細,他說﹕

(1)梁政府當日(928)有意射殺民眾---聽來令人驚心動魂。
(2)梁英不可能被推翻,中央和他是共同體---這一點說得好。
(3)中央絕對不會讓步---這本是common sense,奈何佔中者堅持到底,成為死結。

(4) 928示威及佔領運動,沒有領導,劉細良說這是運動的最大弱點(佔中者角度)--- 這本來是一種常識,虧一些人(如肥趙博及爛口達)高呼人民戰争萬歲,運動越散沙一盤越好。我向來說當權者不怕散沙一盤的反抗運動。besides,as一個維穩主張者,我希望佔領運動一直散沙下去。理由,讓中央認為這場運動是一種群體性/群眾性事件,而不是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挑戰中央政權的政治運動,從而祭出武力鎮壓。

(5)聚會者一面道德感高漲一面趁墟式的心態。劉細良解釋得好好﹕這是一種去政治化的公民活動---十分精采---我一直認為香港「義民」silly,這明明是一個百分百準革命/準造反運動的聚會,怎麽表現得好像嘉年華會般?聚會者一邊勤於派食物一邊勤於執垃圾(佔中者讚為香港人質素高) ,劉細良說,這是「無乜好做」,做這些細ut嘢來enpower(充權)自己。這就是我前面所說的「怪物革命」、香港人一國兩制精神分裂症,想隊冧老共又唔敢做。學聯等要求梁英下台人大取消政改決定,下面群眾堅持散沙一盤、忙於派食物執垃圾…。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2-10-7 10:07 , Processed in 0.02199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