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From:
  • 謎網
  • 香討
  • 人網
  • 咬台
  • 人民台
  • 中時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查看: 1127|回復: 5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4-13 16:56:00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我早於今年年初就說「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2013-1-5
『治港原則不變,羈麋政策之下,對「刁民」卻不手軟(不理睬民主黨);將中聯辦和港澳辦事權合而為一,是為高招,強化統戰功能;於鳥籠民主在掌握中;駐軍+提名委員會+掌握特首才是實質手段;2017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2020年會延續功能組別;2017年前通過23條----大概是這個形勢及趨勢』(本欄#821)

『正路係,一是早預咗梁不能連任,讓他參選,或讓他陪跑也可以。一是容許梁英任職至2017並容許參選(假定之前梁英冇出事),但同時培飬兩三個建制派候選人同梁英跑馬仔,到最後一刻才欽點其中兩人(通過提名委員會)競選,我睇唔出同2012年過程有乜分別。情形同美國調轉,美國黨團初選之後,普選於前,選舉人團票加冕於後。而香港係以民間輿論當初選(阿爺操控),民主派人士陪跑;提名委員會選出二真命天子(建制派)於前,普選票替其中一人加冕於後。2017年普選真義係兩個建制派中選一個,喂,美國都係咁噃!而香港建制派候選人則似日本自民黨(後分裂多出一個民主黨)。(本欄#824)

1015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5-8 16:16:11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政治評論只能找出事情的真相及進行分析及評價,不宜持價值觀---不論那方錯對---不然會流於政客式口水。)

我認為,目前中港博弈@2017政改的要害在於中共(央)不想任何反對派候選人參與三百多萬選民的普選,而不是讓不讓反對派人當特首的問題,故而在提委會中設防。這是卅多年前老鄧一輩定下來的政治決定,目前是在法律戰中(基本法)先打文宣戰,是打給建制派A隊及市民聽的。

我相信所有香港反對派都知道阿爺這個決定的理由,但由於香港社會還有民主市場,各派反對派都要吃民主飯(選票),不反白不反,在鳥籠民主內折騰,同阿爺玩嘢。佔中則是搞嘢(現在有縮回去一半之態);武抗爭/推翻主義/革命則是做嘢。郁人之流話明佔中衰咗仲們就進行「對抗」---即抗爭、武抗爭。

(1)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5-8 16:16:34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一個民主派的朋友問我,中共為什麼害怕(或顧忌)讓反對派人入閘?我說,道理很簡單,政府/當權者不會讓敵對者(顛覆國家)公開跟自己競爭的。於民主社會,體制結構不同,由於反對派不是敵對者(推翻派),可以。目前中國及香港社會還達不到這個狀態,悲劇性在於,香港反對派已被阿爺(不明文地)定性為敵對者(推翻派)---温和民主派本質上不是,但中共不管了----反對派卻天真地認為自己正義,認為自己是民主制衝,是爭取民主。

一個建制派朋友說,中國就算是全民主國度,香港反對派都會反對中央的,這是香港反共與否的問題,是地方反抗中央的問題,和民主無關的。反過來看,假如中國是全民主政府,基本上會取消香港普選,人們不要天真了。中共目前是「專制下的協商」努力地達以「協商民主」再企圖達致一體多元化下的全民主制度(注)---我看需要20年左右時間---佔中是協商民主(邀進派則要先打倒一體,實行地方全民主),不是專制下的協商。中港矛盾是兩者缺乏互信,遑論合作協商民主了。

(2)

注:一體多元化是目前中國中央集權制下和地方的關係。「一體多元化下的全民主制度」是我杜撰的詞。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5-8 16:17:05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我大胆的估計,余若薇普選中就算只得1%選票,中共事先也不會讓她入閘的。從统治需要的角度看,這是原則問題。是秩序Vs.自由的矛盾,是中共管治Vs.仿西方獨立政治體選舉自由的矛盾。中共(央)不想錯誤地傳達訊息與香港反對派/敵對者(推翻派)以及香港社會,中共(央)不想讓香港反對派/敵對者(推翻派)在政壇上佔有一席空間,中共(央)不想社會每五年折騰一次(民主派則認為是進步)。在强硬建制派的角度看,阿爺不能行婦人之仁。

建制派朋友說,反對派罵阿爺專制,另一方面又忽視她的專制行為---even她是守法的。世界上大概沒有一個專制政權會讓敵對者(推翻派)在政壇上跟自己自由競爭的,反過來說,敵對者(推翻派)亦不會期望對方鬆手,不然雙方都是精神分裂者。只有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才會怪雞地:專制政權的中央和推翻主義的敵對派同時存在(注),搞笑的是敵對者/反對派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推翻派----才產生佔中這種怪胎。

中港博弈,互不信任,中央硬不得軟不得,之餘,另一情況是香港反對派長期逃避real politic,陷於理想民主的泥淖中。我真不明白香港社會為什麼會這樣發道德瘋。多年來,民主派人多認為香港要有一個「全民授權」的特首,才能管治好香港,這是他們争取民主(即雙普選)的核心理念。他們大反特反董曾梁諸特首,理念基礎就是:他們不是全民選出來的!我爆頭,就十多年前,港督是女皇委任的,為什麽沒有人出過一句聲呢?當時香港被管治得那麽好,和港督民選不民選,又有什麽關係呢?

(3)

注:我剛重看德國上世紀二十年代歴史書籍,地方政府迭有反對中央柏林政府的,但地方政府有武力作後盾,那香港反抗中央的政治力量,算是什麼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5-8 16:17:28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我的思維老對手消氏,2005年時,斬釘截鐵說,救香港經濟一定要靠「特首普選時的辯論」,我跟他辯過幾回。現在回顧,當屬消氏眾多怪論之一了。港英年代,連財政司都是獨裁的,當年(1983)財政司彭勵治決定聯繫匯率時,是連港督都不通知的。彭勵治前職是太古大班,民選什麽?辯論什麽?

現在想起來,消氏run人網,連改版都求教於網友的因由。這班反共友,不知為什麼,個個共產黨上身,個個人民不離口,樣樣要依賴「群眾智慧」,大概這樣才符合民主精神。消氏笑死人的『救香港經濟一定要靠「特首普選時的辯論」』大概源於這種鬧搞思維。

殊不知,看看美國政壇,眾所周知,政綱是氹雞工具。基辛格名句,黨大會政綱的壽命不會長過亞馬遜河的蝴蝶。候選人辯論,只是一種performance,怎能救香港經濟?可惜消氏不會看我的貼文,我會推薦《白官浮沉錄The agenda-inside the Clinton white house》一書,該書描寫克林頓於選前十多個月組成班子研究撰寫經濟政策的過程,救香港經濟不是靠「特首普選時的辯論」能成的!(梁英不知是不是跟克林頓偷師,兩三年前就係明報發文論經濟)。

(4)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3-5-8 16:17:55 |顯示全部樓層
四月份中港博弈形勢
---阿爺「普選將不放反對派入閘」


我想藉此說明的是,不要幼稚,「雙普選」不會令社會一天光哂。不要發道德瘋,「雙普選」不一定和公平正義有關。這和社會權力分配和權力轉移有關,這牽涉到主要是香港上層階級(有錢人)掌權以及中央Vs地方的矛盾。不過,中共也太維護香港上層階級(有錢人)了。香港上層階級(有錢人)太反動了,未能適應「雙普選」所帶來的權力/利益分配以及權力/利益轉移,未能適應民主選舉。這是香港社會結構,問題是阿爺能保得他們多久,會不會發生郁人口中的革命?---當然不會,郁人也是爆響口,也是在玩嘢,連搞嘢都無力,遑論做嘢(革命)。

講返,阿爺不讓余若薇入閘,應放在此情景看。眾政客不要擾擾攘攘了,直奔問題核心吧!目前民主派應認清中央不承認反對派存在的事實---應叫地下反對派---泛民己被認定是對抗中央派(即廣義的敵對者/推翻派),咁泛民有乜嘢好做?請想清楚。

至於能否推翻中共專制?或,希望中共不要誤會香港反對派為敵對者(推翻派);或,不論阿爺如何壓迫,為了促進民主同時會促進香港社會進步sake,決定抗爭到底(whatever方法),則是問題的另一面了。我認為,唯一可保留非對抗性的局面是,雙方幕後同意推舉一個非建制派又非民主派的中間派權充第三位侯選人作陪跑,讓2017普選做得好好睇睇---但一時諗唔到邊個人適合。

(5)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ckin馬友農/william.c 貼文Archive

GMT+8, 2023-2-2 15:09 , Processed in 0.05209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